15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10(Mon) 23:11

搬迁

小白就是小白 活的無比迷糊

124老抽弄得我很是惆怅。
所以果断搬家。
以下是地址。请各位亲们更换INK。多莫多莫。
http://syaoran1987.blog41.fc2.com/

Edit Comments(0) trackBack(1) |

Page up▲

17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10(Sun) 04:55

绯色月下、狂咲ノ绝

穿過骨頭撫摸你的聲音 深入血液

湿润的深红眼眸 艳色的裙尾摇摆
幼小的脸颊浸染朱红 疼痛令腿足都不自由
被甜美的幻视支配 伸展五指弹奏的旋律
赤色红茶滴下的声音 是因我在挖掘玩弄

「这份思念无法传达吗?」

「那双眼眸映出的是谁?」

「心已被弄坏了吗?」

「弄坏后不能恢复吗?」

「受的伤害无法痊愈吗?」

「这样做能刻画下时间吗?」

我想要你的全部 想到浑身颤抖
(希望你察觉我的心情 为什麼没有察觉到呢?)

就让那甜美的心跳 竭尽气力就此停止吧
(渐渐地被陷入疯狂 无论怎样也无法抑止)

尽情弄脏那片肌肤 污辱你的只有我
(心情都被毁坏 接著该如何是好)

快点平息这份爱抚和操弄你的冲动吧
(爱就要满溢出来 无法停止…)

绯色月光洒在雪白肌肤上
把美丽的夜晚照得通明

声嘶力竭歌唱的音色 旋律化作朱之虹
那是屠杀你的色彩 又甜又深的颜色
声嘶力竭歌唱的音色 红色的雨溅遍四处
构成豪华的舞台 我独自在上面跳舞

「愿望破灭了吗?」
「思念断绝了吗?」
「希望磨灭了吗?」
「目光燃烧了吗?」
「肌肤污秽了吗?」
「大家都不见了吗?」

就算把这具身体撕裂 只有赤银烟雾扩散
(因为哪里都不存在真正的我)

让那具身体四分五裂 绽放鲜艳的色彩即我的粮食
(真是虚幻的生命 美丽又可爱)

如果那具身体就是你 我会将肉都吃得乾乾净净
(你只能永远成为我的东西)

把四肢作为供物 让你成为我脚边的死尸
(一直在我身边 再也不放你走)

我之中的我 多少遍多少遍

重复著一个单语 不断重复 歌唱


紧握的左手很甜 挥舞的右手很甜

紧握的左手很甜 笑著的嘴巴裂著

快乐到颤抖 快乐到颤抖

好红 好甜 好红 好甜 好红 好甜

「让我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就算把这具身体撕裂 只有赤银烟雾扩散
(因为想要我的世界永远保持美丽)

让那具身体四分五裂

「让我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杀了你

就算把这具身体撕裂 只有赤银烟雾扩散
(因为想要我的世界永远保持美丽)

让那具身体四分五裂 绽放鲜艳的色彩即我的粮食
(回忆很多 成为我的东西吧)

如果那具身体就是你 我会将肉都吃得乾乾净净
(对不起 这是我最后用来爱你的方式)

把四肢作为供物 让你成为我脚边的死尸
(一直在我身边 我想和你在一起)


FIN

啊啦。大小姐的这首C75黑暗系神曲真的是大赞啊。
初听就被这压抑的情绪震撼了(你明明是想“这个女人有毛病吧”
后来看了歌词才真正觉得惊艳
是怎样扭曲的喜欢的才想要杀掉对方呢?
是喜欢到无法抑制自我的地步了吧?
是看到自己无法占有的美好干脆就毁掉他好了的心态呐。
葉月的聲線帶著略微的神經質,冰凉的音色如附骨之蛆在耳边低吟。
少女的狂笑是亮点啊(大小姐你不能这样啊啊啊 其实我是喜欢病娇少女的 QAQ(妈妈快点把我拉回家吧
那句反复从染红鲜血嘴唇里面念出来的“好甜,好红”也真的好萌啊!(你够了吧你
总的来说最近某狼就是很喜欢暗黑冰凉的芥末味音乐诶
歌单里面的第一个曲子是LADY&BIRD的,两个孩童的对话同意颇具深意
喜欢的话请留言啊我们可以探讨一二(个毛

Edit Comments(0) trackBack(1) |

Page up▲

15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10(Fri) 21:22

树森

本命大振 主萌A3 阿部永遠我的愛啊

[是梦境与我为邻]

阿部君你一脸“败个你啦”的表情接过我递给你的慕斯蛋糕。温暖的阳光落满你拿着蛋糕的手指。你半是不好意思半是脸红的挠了挠后脑勺。停顿了3秒左右,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大口咬着蛋糕。
看着你认真吃东西的神情自己不由自主的脸红了。满心沉浸在“你吃了我送你的蛋糕”的糖浆里面。心里那个小人早就兴奋不已的手舞足蹈了吧。对我而言,你给予了我独一无二的温柔。这温柔如现在美丽的阳光,让我得以面对自己的自卑感,用自己的方式去投球。
夏日午后的蝉鸣一声一声重叠着,混合着清风洗涤去燥热,说不上来的、心情就变得非常的好了。看着你低头吃东西的认真模样,听你嚼着东西还和我说话那有些模糊的声音,虽然总是装老成其实也有着难以泯灭的孩子气的动作。这一切都让自己感觉坐在飘荡在湖面上的小船。所有的愉悦与开心都因你而生。或许这就是喜欢吧。
这就是喜欢。
的确是喜欢你的。所以这次我才要努力的告诉你我全部的心意。满心沉浸在对你喜欢里面,甜蜜的吃着手里面的蛋糕的我,间歇的偷看着你,你并没有不悦,反而以一副爱怜的眼神的看着我。是我的错觉么。为什么今天下午的你这样的温柔呢。
吃着吃着,突然听到你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低语。转头一看吃了一惊。你的脸在离我5CM的距离。温暖的鼻息扑在我的脸上。一下子大脑空白的我不知该如何反应。
你红着脸低声说着,“蛋糕……沾到嘴角上了哦……?”
然后看到你的脸越来越大。什么温暖的东西轻轻的碰了碰我的嘴角。
你带着青涩的表情又笑了下,“怎么完全呆了……?还不明白么?”
接着更让我震惊的是你直接半拥抱着我并亲上了我的嘴唇。你正温柔的亲着我,而我却完全无法思考了。满心都是“怎么办。阿部你吻我了。” 这样的喜悦之中。
好高兴。
好高兴。
好高兴。
脑袋里面只是闪着这三个字。不知名的糖浆充满了我的全部血液。
没想到下面你说的话是我出生以来听到的最甜蜜的咒语。你微红着脸用我最喜欢的低沉声线在我的耳畔低语。
“三桥,我……喜欢……你哦。”
那些让感情鸢飞草长的日子,那些想着你微笑着入睡的日子,那些希望和你能够缩短距离的日子,全部都汇聚到今天成为了现实。而眼泪却无法停止一般的流了下来,喜欢你,喜欢你到因为你的一句话而流泪,喜欢你到看见你的微笑就可以开心一整天,喜欢你到把你的短信全部好好的保存下来天天不厌其烦的阅读。
不知此时应该说什么了。哽咽着的我无法再向你说更多的说什么。用力回抱住你,害怕放开你你就如海的女儿在阳光的照射下变成泡沫不见。把脑袋靠着你的肩膀上,泣不成声的告诉你我的全部心意。
而你仿佛知道我的担心一般,温柔又用力的抱住了我。


[难以言说的真实]

那是我无数次做过的梦境。梦境一次比一次真实。真实到我真的以为你会为我留下你心里最重要的位置。不过是我的妄想罢了。日复一日的白日梦,甚至让自己希望可以从你那里得到更多的、不仅仅是友情的东西。今天也是如此。同样的做过无数次的梦。醒来后只会觉得怅然。我闭上眼睛想要重新入睡,想要重新返回梦境,想要一直和你维系着甜美的关心。
如果可以一直都不醒过来就好了。毕竟只有在梦里我们才可以这样的亲密无间,我才可以告诉你我的全部心意。胆小的自己也许永远都无法向你告白吧。不想打破我们的关系,就当朋友也好。当朋友的话我们还可以维系着普通的投手与捕手的关系。我们还可以继续向普通朋友一样交往着。可以偷偷在练球的间隙看你流满汗水的侧脸,可以期待投球成绩不错时你奖赏我的、温柔抚摸我的脑袋,可以继续装好孩子让你关心我给我发各种提醒的短信。
如果向你告白的话,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也必将破碎吧。或许你从此再也不会和我说话也说不定。毕竟被同性喜欢上的话你也不会觉得高兴的吧。
无力做出任何改变的我只能紧紧的握住存满你的短信的手机。无法说清的全部感情都化作了你的名字从自己的嘴里泄露出来。

“阿部君……”


[如果可以的话,想要你收下这个。]

也是无意间发现的关于你的事情。算不上秘密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却让自己心里很是难过。不知自己养殖的那些鸢飞草长的感情该如何告知你。如何告诉你自己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想起我们一起在球场上你对我的温柔对我的好总会不由的一阵甜蜜。

中午去福利社买面包牛奶的时候路过了庭院。看到你背对着我和一个女生站在院落的一角。那个女生微低着头很认真的和你说着什么。手里面还拿着什么。我很好奇的悄悄的走了过去。躲在树的后面很卑鄙的偷听你们的对话。

“如果可以的话,请、请阿部君收下这个……”女孩低声的说,害羞的脸通红,甚至两边的耳朵都能很明显看到红晕。
“我喜欢……阿部君……”女孩子婉转的声音像清泉一样,纤细的身体,白皙小巧的脸庞。这么的美好和可爱。你果然还是会喜欢这样美丽的女生的吧。而我这样没用的投手的话,性格懦弱胆小,又总是爱哭。在棒球方面虽然和你有很多的共同话题,有着不一般的默契,但还是不行的吧。
你费心用尽方法让我记忆别的球队队员的数据。课余花很多时间帮助我补习功课。带我去你家吃你妈妈做的牛肉咖喱饭。经常短信问我有没有好好吃饭并嘱托我第二天要留意的事情。放学后一起从学校走到车站共同的道路。安慰我的时候请我吃的章鱼烧。天凉看我穿的少甚至把你的外套借给我穿。
这所有的你对我的独一无二的好,我还以为自己可以一直一直独享下去呢。会不会从今天起你就不会再这样对待我了呢。你的所有温柔都要倾斜给你眼前的这个女孩了呢。
我想要更多你对我的好。看到更多你对温柔的笑。听到更多你对我关心的话语。
贪心的我甚至想要你的全部,而这想法也在今天被这个孩子打破了吧。

沉默了许久的你终于有了回答。
“其实我……”
那低沉好听的声音在现在对于我却如同死刑通判决书一样。听了前三个字就再也不敢听下去的我,像个失败的士兵一样丢盔弃甲放弃了胜利的权利。边捂着耳朵边含着泪低头跑开。如果没有听到的话,就不会那么难过,就不会对你觉得尴尬,就不会破坏我的妄想。
我必须忘记今天的事情,然后重新振作起来,继续带着投手的面具维系着和你微妙的联系。
没有关系的。只要不看到你和她在一起的话也不会那么难过。我们还是普通的投手与捕手的关系。我们还是可以在同一片球场打着我们热爱的棒球。我还是可以在棒球这个运动过程中拉近和你的距离。
虽然告诉自己不会难过,为什么回头看到沐浴在阳光下面的你们两个心里却仿佛被小小的刺扎着一样。那无法言说的难过又是什么。
我看到的是,如同画卷的你们站在那棵树下这样的班配。是不是站在你身边的那个位置只能是别人,是我无论怎样的努力也无法抵达的地方。
是她的话就可以对你表达心意,而我则必须永远的把所有的喜欢好好的收到一个箱子里面。

胆小的自己呜咽着,双手捂着双眼,不想流泪却抑制不住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喜欢……我也是啊……”


[泉君,我、我想送给阿部君巧克力。]

今天中午看到蹲在墙角哭泣的三桥。和平常一样小动物的他总是含着泪。眼睛微红。泪水流满了整个脸。不知怎么就心疼起来。敏感的他又因为什么而难过起来了呢。
很自然的走过去。他仿佛被什么惊吓到一样,惊慌失措的抬起头,又很快的掩饰着用双手胡乱的擦着泪水。
“泉、泉君……”纤细的声音有着小小的颤音,大概是有哭了一阵子了吧。
尽可能的用着温柔的声音问他,“三桥,没关系吧?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他半咬着嘴唇,却没有说什么。基本都不用想,能这样让他难过到流泪的也只有那个人了。那个装着对三桥凶狠其实内心里还是非常关心三桥的人,那个担心三桥回家后还继续投球练习会让手腕承受太多负荷因此经常发短信提醒他的人,那个很认真的记着三桥每一天体重微妙变化的人,那个为了三桥生气烦躁喜悦难过却不知已透露了他的心意的人。
“是因为阿部吧。”
“啊、啊……?”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的小动物三桥让我知道了自己说出了正确的答案。
“阿部他又怎么了……?”我装作不经意的问着他,“难道又骂你了么?”
三桥几乎是马上就否定,断断续续用着略微沙哑的声音说着。“没、没有。阿部君、他对我很好。不是他的事情。是我不好。”
“那是因为什么呢?”
三桥刚张开嘴想要说下去,但好像想到了什么,脸变得更加通红。摇了摇头的三桥不再说话。
难耐的沉默漫延开来。我低头想了一会儿,心里那个停留了很久的答案呼之欲出。
“你喜欢阿部吧。”

我尽量很平静的说出这个事实,但其实自己都知道这样的事实如此平常的说出来的话,或许对三桥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吧。他也许会想要逃避,想要否认。而我想做的也不过是想要帮助他而已,不想看到他难过,希望能够看到羞涩的带着孩子气的笑容。
因此我说出了事实,三桥他必须去面对的事实。
而眼前的小动物还是很紧张的蜷缩起身体,使劲的摇着脑袋,用力否认着。
“才、才不喜欢啊。”
“你就是喜欢他不是么。”
“说了不是喜欢……”
“那你今天为什么要哭?”不能让他软弱,要让他去直面他真实的感情。“是不是看到女生送他巧克力了?也是。今天是情人节嘛。”
似乎又被我说中了,三桥的气场很明显的软弱下来,那种小动物的气质愈发的明显。
他低着脑袋,声音带着哽咽,轻声说着。“是……”然后开始带着哭腔告诉我,“看到阿部君、收到女生的巧克力。心里很难过。知道不能要求那么多的。可是看到他们在一起还是、还是很疼啊。”
我心疼的拍了拍的脑袋,温柔的问他。“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呢?”
“我、我不是女孩子啊。如果说了的话,阿部君就不会对我那么好了吧。我害怕。害怕他不再对我笑,不再对我说话,不再给我发短信。”说着说着,三桥的脑袋越来越低,声音也几乎细不可闻。
最后闷闷的说出一句。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要送阿部君巧克力啊。”


[只有阿部君你才是特别的。]

今天很奇怪。
下午部活动的时候三桥一直很奇怪。小心翼翼的偷看着我。被我的眼神发现后又会很紧张而且突兀的把视线移开。但过了一会儿之后又会把视线移过来,直到我再次发现为止。这样周而复始。
微红着脸专心看着我的三桥如同平常那样小动物般的可爱,做事情总是畏畏缩缩的,虽然自卑怯弱,但却很努力的用着自己的步伐前进着。他不知道的是,当他认真的站在投球板上向我投出棒球的时候总会在瞬间如阳光般刺疼我的眼睛。
在球场我们的距离是永恒的14.88米。他对我默契的羞涩的微笑。坚定自己意志自我鼓舞时候的表情。胜利或者失败总要含着泪对我说着“阿部君……”的他。想要缩短我们之间的距离。希望他可以全心全意的依赖我。
所以平时总会难免因为他而不自觉的急躁起来。对他大声的怒吼也是出于潜意识的关心吧。

社团活动结束之后是往常那般和三桥的共行。一起从部活动室走到车站,目送他坐上车再骑车回家是每一天必做的功课。
貌似和平日并没有不同的今天却有了微小的变化。三桥一路上一如既往的寡言,但略红的双耳则透露了它主人的心事。“三桥今天会不会要对我说什么呢?”这样妄想着的自己,想来那个愿望也是不可能的吧。这个敏感的小动物肯定对我的严厉很是畏惧吧。平时虽然喜欢粘着我依赖我,但也是因为我能发挥他投球实力的缘故吧。不是因为我这个人而对我特别。
边想边苦笑着的自己还真是喜欢自虐啊。何必想那么多。我和他是投手与捕手的关系。这样的我们还要在一起打球两年。好好的珍惜这美好的两年时光就是了。
“那、那个……”不确定的声音颤悠悠的打断了我的思考。三桥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样,难得的没有停顿的直接问我,“阿部君,要是可以的话我们先一起去吃蛋糕吧。”然后满眼期待的看着我。
虽然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想要吃甜食,但最终还是妥协了。
“不能吃太多哦。小心你的体重又不稳定了。”没有忘记提醒他的又添上了一句。
“嗯、嗯……”点着头的他尽管没有再说什么,但却掩不住他满脸的笑意。他用力掩盖的嘴角都悄悄的跷起,这样想要微笑却有忍着的三桥实在像个小孩子一样令人疼爱。

站在蛋糕店里面,三桥仔细的看着柜台里面的各式蛋糕。他看似不安的四处寻找着不同的蛋糕实则一直在盯着巧克力蛋糕看。大概是怕我骂他不准他吃那么高卡路里的甜食吧。叹了口气的我是败给他了,有点不好意思的、用手挠着脑袋说着,“喜欢的话,就买巧克力的吃吧。”
他惊喜般的转过头来,小孩子的很用力的点了点头,对着店员说了声。“要、要两个巧克力慕斯。”
“诶诶?怎么吃两个?”
“其中的一个,要给阿部君哦。”三桥红着脸,却很坚定的再次重复。“阿部君一定要吃的、哦。”
我一脸“败个你拉”的表情接过他手里的蛋糕,不知怎么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红着脸就和他一起在阳光下面吃着蛋糕。看着双眼期待着什么的三桥,像小动物一般的看着我,这样的三桥总是让人想要好好抱在怀里摸摸他的脑袋。他边大口吃着蛋糕,边开心的和我聊着天。
我突然注意到三桥的嘴角旁边都沾上了奶油,而他本人却完全没有自觉的继续吃下去。
或许是今天的晚风吹得我脑袋都醉了。或许是今天的蛋糕实在是太甜蜜了。或许只是因为三桥吃蛋糕的表情太幸福了。我像是受到什么吸引一般,不自觉的一点点的靠近他。

我红着脸低声和他说着,“三桥,蛋糕沾到嘴角上了哦?”


-FIN-


P.S.
是去年寒假写的A3文了。本来是打算和PLUM亲一起出本的呐。写了那么拙劣的脚本真是不好意思撒~
之后一直在修改构思找萌点到如今……(喂喂!
本还说去年就出的本到如今都没有动静真是不好意思啊PLUM亲(你这个BAGA狼快去剖腹谢罪拉
在大振第二季重开的影响下咱又重新萌上了大振(你这个万年爬墙狼
嗯嗯~所以就帖出来了~
要是出本的话大家很想看么~~?PLUM酱一定不会原谅咱的吧TwT我也真的不好意思要求什么啊(猛虎落地式
如果如果PLUM亲还愿意和咱这个白痴合作的 那就不胜感激了~>口<

Edit Comments(3) trackBack(0) |

Page up▲

11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10(Mon) 01:42

暗绿玛瑙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离那天已经过了正好3个月。不得不折服于时间的力量。
回想起之前狰狞的每一天,我是如何撑过来的呢?想想都还是指尖冰凉。

“想要被人温暖,想要和人亲近,这样的愿望都是错误的么。”

和你的关系继续维系在“普通同学”的界限上。不咸不淡的每一天我也能若无其事的消耗掉了。也无需伤害自己才能平复情绪的波动。虽然还是连续的不间断的会想起半年前的零碎记忆,填满了我苍白的时间空隙。整日面对着浅纹花朵窗帘发呆。厚重的窗帘把小小的房间遮掩的密不透风,几不可见一丝阳光。我从上周三开始就困在这密室里面。
醒来后就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看小说,从八点看到十一点,看到口渴才起身到桌子上摸出我的杯子来。掀开帘子看到外面略低一点的房屋顶上的皑皑白雪。反射着阳光亮的刺疼了眼睛。
又重回到被子里面,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抱着名叫“出木”的泰迪熊尝试入睡。
如果我躲起来的话,未来就看不到我了,那么未来也就不会来了。

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两天,直到某天想起你的时候已经有了“我果然是笨蛋吧?坚持什么的很无聊啊”,对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也毫不在意。边怀疑自己“明明之前的两年我都想要放下你的,如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为什么我还不趁势开始新的生活呢”的奇怪心态,边劝慰自己“其实你都不会难过了哦,你自己也都不想要和好了嘛,毕竟不是原来的模样了”。
我曾一度以为云淡风轻花好月圆正是办事好时节(啥?)了,却在昨天无意上Q瞄了你签名卸下了全部武装。
“我就一个傻X,早早去死好了。”你这样说。
我的所有细胞都在背叛他的主人,心房左侧的位置突突的响起来,在安静的房间里面显的特别大。仿佛早上的胃疼更严重了。我努力的想要平抚自己,却发现自己大脑空白了一瞬,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你没事吧,心情不好么”的短信已经发出了
“我真是犯贱啊。”抱怨着自己的同时是对你的在意几倍数的增长,身体都有些颤抖,“为什么你会怎么想,出了什么事情了么”的想法慢慢扩张成一个无形的网把我捆绑的严严实实。
如我所想那般,你并不是很想说的样子,平淡的说句“没事”,显然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而我也无法再深究为什么。

你凭什么呢。
你是他什么人呢。
只是普通同学的你的关心他根本就不需要。
尽管如此,我还是因为你这样说自己而难过不已。

今天回了学校,躲在宿舍里面看明天要考的计量。
宿舍很空,除了我和另外一个孩子都去自习了。
和他随便聊天的时候,那孩子不经意的提起,“昨天出木不是去L家俩人通宵自习了么?”
第一反应是“L看来是不打算创造机会让我们和好了吧。”
接着是“也许等到大四完了就我们三人也就散了吧。”
最后是“还是有人陪着你比较好你天天宅在家里看书会憋坏的吧。”
想到昨天看到你的签名无比在意的我还劝慰你多去找L小K他们玩,没想到当时的你就已经在实践了,只是什么都不说。
嗯,是了,我们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对了,他今天好像还上吐下泻来的。”某孩子歪着脑袋摸着下巴说道,顿了顿又接着说,“昨天好像是没有带钥匙就跑去L家玩了吧。还发短信和我说来的。”

全都是我不知道的事情。
你什么都不对我说。

是我的任性吧。
这个对你来说同样是普通同学的孩子你就可以发短信告诉他这些事情,而明知想要得到你主动发来短信的我连怜悯都吝于实施。
原来普通与普通之间还是有着莫大的不同,我大概就是那个要忍耐着厌恶的情绪还要带着微笑面具说话的普通同学,而他就是可以哈拉着生活中的囧事见面自如打招呼的普通同学。
的的确确是完全不同的。
是我的话,如若可以离你遥远,于你就是大吉了吧。

从你的相册里面偷来你小时候的照片,就放在你送我的牛皮本中。
前两天的时候却发现不翼而飞了。我翻遍了整个房间都找不到它的踪迹。
最后呆在原地想一会儿也就放弃了。

偷来的幸福,终归还是要离开的。

Edit Comments(1) trackBack(0) |

Page up▲

05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10(Tue) 22:24

是2010年了?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呐吶,我突然想要继续写只只的文了。
我突然无比的萌只只和他男人的故事了。
我来写吧写吧?你们想看么?我要继续任性的写成甜文嘿嘿嘿嘿嘿。
如果你们想看的话我就继续写了哦?
我看看有多少人想看我再考虑写不写吧(都要考试了你不去复习么你这个BAGA

Edit Comments(4) trackBack(0) |

Page up▲

Designed by mi104c.
Copyright © 2017 少年病, all rights reserved.
04 | 2017/05 | 06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Page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