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8(Tue) 11:16

宝石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偷拍]

昨天的体育课武术考试。等到你上场的时候自己站在一边把你的整套动作都给记录下来。回头看你的动作。怎么看都觉得很可爱。明明是个高大清瘦的孩子。却不经意流露出伪武术少年的感觉。(这是萌点>口<
这样简单的偷偷记录你的生活点滴对我来说在路边拾取的落花。无人知晓的美让我来占据就好。

[脱线]

自己其实是个相当脱线生活小白的人诶。
周日下午洗澡的时候漫不经心的想着杂七杂八的事情。
顺手把沐浴液当成洗发水很自然的开始洗头。
过了大概1分钟发现“为什么今天的洗发水味道变了而且洗头发的感觉太奇怪了”。
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拿错东西了嘛。

总是会丢三落四。明明是应该给予重视的事情转眼就忘记。(我果然很BAGA
做事情手忙脚乱。比如坐公车上车的时候应该刷公交卡。我每次找公交卡都要花很多时间。弄得自己每次站在刷卡器前都无比紧张。总有种被人注视了的感觉。越尴尬越是找不到。弄得自己更加的手忙脚乱。

应该能够非常容易说出来的事情有些时候自己都会莫名其妙的表达错了。
比如好友约我去西单玩。心里本来还想着“那还是去王府井好了”可是回短信的时候却这样告诉对方。
“嗯嗯,就去西单吧。我们等下见哦。”
然后等自己到了王府井再找人找不到踪影的时候,发短信问对方到哪里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
原来根本是自己说错了嘛。想去王府井结果却让对方跑到西单等我。囧。自己果然是个语言废柴啊。完全语言功能有障碍诶。

这样的事情一多。好友总会拿我开玩笑。
“你这样的人明明都是成年人了怎么还和孩子一样需要人照顾诶。”
想来也觉得惭愧诶。
自己确实、太、不争气了。(咬嘴

[耳背]

话转到周日洗澡上来。
那天妈妈和弟弟出去玩了。爸爸是中午就有事情出去了。而老爸这个人也是不喜欢带家里钥匙的主。结果那天我很轻松的洗澡的时候完全没有听到爸爸按门铃的声音。结果把他困在门外面近40分钟。
洗澡出来后他打电话给我我才发现“原来爸爸还在门口很郁闷的等人来开门呐”。
接着就是爸爸等我开门后脸色有点不好的样子。怪我明明在家怎么还不给他开门。
带着像极了委屈的表情。着实相当的有趣。

[笔记]

复习宏观的时候发现爸爸帮我把重难点画了出来。还特地标记出那些是应该特别注意、那些是理解难点、那些图又是需要记忆的。
没来由的。心里就是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充满着。
想着不善表达对自己儿子关心的爸爸做这些时候的神情。不知怎么心情就是特别的好。
其实老爸还是一个相当可爱的父亲呐。看似对我严厉的外壳之下深深种植着对我的热切的关怀。想来每一个父亲都是这样吧。对自己的儿女用尽心力,却从不言功,只是默默的提供他能为你提供的一切。
也不为什么。鼻子微有发酸。
想起高中时候叛逆的自己,总是因为各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和他对峙、抗争。
不乏用语言和行动打击爸爸对我期望。那时候他肯定是对我又失望又伤心吧。
但还好。那段青春浮躁期很快就过去了。
和父母的相处也不知不觉的融洽起来。
会发短信嘱托我要多穿衣。会在妈妈做饭的时候和她聊各种见闻。会偶尔看看爸爸上网下围棋的时候开玩笑的说他怎么下的那么臭。

以前不懂事的自己也算是小小的长大了。总算是能够体谅他们对我好、为我所作的一切。

他们的爱其实早在我明白之前就已经流淌在我生活的河流之中。是我一辈子的恩泽。是我永远无法放下的牵挂。

Edit Comments(8) trackBack(0) |

Page up▲

26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8(Fri) 13:08

绯色风车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短信]

周二的时候找你去网吧玩。毋庸置疑的一玩就是3个小时。途中莫名其妙的开始头疼。
脑壳深处的疼痛慢慢扩散一般。连同眼睛的份也一起疼起来。甚至到我们去吃饭还因为我的头疼而吃不进任何食物。

去的是交大东门附近的一家川菜馆。人气很旺。不大的店铺总是有很多人。深褐色的桌子看着就很是舒服。找了一个靠里面的桌子我们并排坐下。
我要了醪糟汤圆。喝醪糟的时候还稍微的因为酒的甘甜有点清醒过来。些许有了食欲。
不过也只是吃了两口汤圆却再也吃下了。
过于甜腻的花生口味。深入牙龈的砂糖。着实让我恶心了一阵。
歪着脑袋专注的小心的看着你。你低头吃饭的神情。边和我说话边微笑。眼睛细细的微眯起来。小动物一样。

你很体贴的为我点了一份白玉豆腐。同时也直接把你的矿泉水递给我喝。这些小小的举动都让我感到很窝心。虽然知道不过是朋友直接再寻常不过的关心也还是让自己小小的胡思乱想了一下。
而最后基本还是什么都没有吃。右手一直在撑着倾斜的脑袋。按摩着太阳穴才略略好过点。

出了餐馆就和你分开。坐公车回了学校。等我在宿舍的时候你发了短信来。

脑袋好些没有?不必勉强自己早睡。多喝些热水。
可能是发烧了。要注意身体啊。

尽管是这样平淡的关怀语气。但还是让我在心理上觉得好像也没有难受了。想着原来你还是那么在意我的。满心充满着“你给我发短信特意嘱托我了诶”这样的欢喜里面。
像是得到宝物的小孩子。哪怕是看似无足轻重的小弹珠球。也因着这意外的所得而兴奋不已。

[幻觉]

那天我们坐公车一起回家。貌似是最普通不过的漫画情节那样。关系不错的主角两人的日常生活。一天又一天的翻过去。说着我们最热衷的话题。好朋友那样。也有过这样的想法。要是可以的话。这个公车能够一直开下去就好了。我们要抵达的地点不停的向远方延伸。这样的话我们会不会有更多的相处的时间。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
周一的金融学和体育课。午饭。一起回家。
这是我一周里面最最期待的日子。也是一周里我们相处时间最长的一天。我可以整整一个上午都和你说话看你微笑看你皱起眉头看你低头看书看你发短信。
其他的日子里我们也只有每天的第一节课可以一起上课而已。更多的时间里你都会在你家里自习。
所以对我来说,每周的期盼也就是周一拉。像恋爱少年向往周末的约会一样向往它。

那天你下车后我习惯性的看了看你走的方向。不期然的又看到你回头看我。
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有整片的空白。大脑都无法思考。
貌似被什么温柔的安抚着。温暖又美好的心情。
因为我发现每次你都会回头看我。这样的发现让我心怀幻觉。
想着你会不会也如我这般希望可以和我相处的时间更多一些。
但想来也是觉得自己在痴人说梦话。虽然无法解释你的行为。但相信绝不会是我所想的那样。也许只是你的一种礼貌性的看了看离开的友人而已。
无论真相如何。你这样的举动还是真切的让我感到自己是无比幸福的。
就是这样简单的想法。“想要和你在一起”而已。其实还是太过奢侈了吧。
不过没有关系的。我们现有的在一起的大学日子。我会好好的把这些点点滴滴记录下来的。算是作为纪念也好。
这样以后还会有更多的时间让我来回味现在的生活。

[日记]

馒头过生日的时候送了我一本恋爱日记。红皮。再生纸。是本很有趣味的恋爱询问日记。
这本日记的使用前提是得有交往的对象才行哪。可是自己一直单恋所以就用不着了。
可是某天突发奇想。想要写一本不真实的妄想日记。去杜撰一些可能的如果我们真的交往了会有什么样的情节。
对。只不过是情节。是不会发生的情节。因为完全是自己妄想物嘛。没有真实的依据。所有的内容暧昧的混合着真实和幻想。模糊了真相的笔迹。
不过看着自己写的内容还是会傻傻的笑出来。(我果然是小白受啊啊啊啊
但就算是小白恋爱日记,自己还是很认真的编织着各种各样的假象故事。
第一次约会俩人的穿着。第一次牵手的心情。第一次吵架的经过。第一次送你的礼物。只有我们彼此才知道的昵称。打电话时候第一句说的是什么。两个人曾经做过的傻事。
一点一点积累的假象。自己在写的时候都会不由的相信自己真的在和你交往诶。

[遗址]

还有两年。我们一起学习的日子。
不是那么有勇气去面对你以后的我。不敢继续的追着你步伐和你走下去了。
所以一定要珍惜现在的日子。

Edit Comments(2) trackBack(0) |

Page up▲

16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8(Tue) 15:38

降落星尘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车站]
昨天和你在车站等车的时候。M也来了。
我们一起向M摆了摆手。M貌似没有看见一般从我们的身边走过去了。
我很小人的想。他一定一定是吃醋了。
他和我一样,是喜欢你的。
只不过他比我更主动,更有手段。甚至说动你这学期和你合租了房子。
他对我的攻击总是潜伏在湖面。看不到不代表没有危险。
比如总会用着炫耀的口气告诉我M和你又去哪儿了又一起吃什么饭了。
那潮湿冰凉的水草带着细小的刺。扎到皮肤就会红肿。要好几天才能好。
而今天他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靠近你和你说话,很安静的坐另一班公车走了。
很奇怪。

[未央]

又一次和你一起睡。
这也是男生之间再是普通不过的事情了。想来你也没有做他想。那么放心的和我在一起。
“我可是会夜袭你的哦。”这样的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而我能做的也就是安静的贪婪的看着你的睡脸。
只不过趟在你的旁边。肩膀之间还有着5CM的距离。但我仿佛已经碰到你的热度一样。
从肩膀开始发烫。蔓延。扩散。
我发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大的好像会吵醒你。小心翼翼的按住它。一遍一遍告诉它。
“好孩子要安静要安静哦。”

上周五大家又开始夜战DOTA。玩的5点才尽兴而散。
你却开始苦恼。因为你这学期是住在外面的。宿舍里没有你的被子。
我看似很平静的说了句。“你就和我睡呗。”
等待你回答的时间脑袋混乱到不行。
你会不会发现装作无所谓的我声音有些微的颤抖。
你会不会发现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少年此时却有点脸发红。
你会不会发现你的好友我对你的全部心意。

幸好。
你说的是。
“好。”

之前等待你回答的心情感觉就像等待帝王临幸的嫔妃一样。
我这样想着笑了笑。
不过确实很高兴。说不出来的开心。为着有了再一次和你那么亲密的接触。
此时躺在你旁边的我,用手指在空气中描绘着你的面貌。
眼。鼻。唇。喉结。
像极了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的我在这个深夜一直凝视着你。
不能睡。不能睡。
这般稀有的时光如彗星寂寞的76年宇宙环游后再次来到地球。如此冰凉又温暖的星光。会深深的刻印在我的记忆里面。我要好好的记住你。


[夜行]

上周三金融老师为我们补了一次课。课上的很晚。连续上了3节。
上了两节课我们相约着去车站坐车回家了。
北方的夜晚总是无比的凉。风很大。一出门我就带上了帽子。
隔着帽子听着你说的话有着很微妙的感觉。好像是距离很遥远的星球发出的声音。而你确实又是就在我的身边。
并排走路的两个人。在冬夜的校园里。篮球场的高架灯光落在我和你的身上。
这样的场景。想想都是美的。


[收藏癖]

不知道是哪一天我们和小K一起在食堂吃饭了。
我那天貌似胃口不好。点了两个荤菜吃两口就吃不下了。
放下筷子看着你和小K聊天。带着不自觉的笑意。
你开始低下脑袋从背包里找东西。
翻出一包纸巾。递给我一张。

我自然没有用掉。不动声色的帮它放进我的口袋里。
它也是我的宝物。是你给我的宝物。是我收藏的喜欢你的证据。

[只要]

能和你成为那么亲密要好的朋友已是降落星尘般盛大的美好了。

Edit Comments(4) trackBack(0) |

Page up▲

08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8(Mon) 15:26

寒潮浮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寒潮过去的几天。天气一直很好。天空无比的高。如同秋空般清澄。
没有寒风的干燥。心也自然的湿润起来。

六点五十起床。10分钟洗漱。随意咬着一片面包出门。
七点二十抵达车站。坐849去学校。
车上依旧如沙丁鱼罐头般拥挤。坐到万寿寺的时候上来一个很清秀的高中少年。注视了他很有范儿的外套足足半分钟。很青春的感觉。想要试着成熟却又带着青涩。
售票员一如既往的竭力喊着。“大家都再往里走走啊。别堵在门口。”
乘客一如既往的赶着上学上班。过于缺少睡眠的某些人大清早就靠着椅子睡着了。
七点四十步行到教室。看到出木一如既往的坐在考前的位置上。冲他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然后坐在了他的身边。
每一个的周一都是这样的开始。
我一如既往的日子。

但也有着微妙的不同。中午陪出木去拍证件照。
走进小小的照相馆。店主是个矮个子和蔼的女孩子。
出木坐在摄像头貌似很羞涩的样子。一开始是带着眼镜的。然后孩子般皱了皱眉。不知想了什么又摘下了眼镜。
其实我比较喜欢他不戴眼镜的样子拉。
小脸。皮肤白皙。眼睛细长。
混合着少年和成年男子的气息。
神情偶尔显现小动物的狡猾。
很喜欢他的眉毛和嘴唇。生的都相当好看。
虽然朋友老是说他很普通很一般而我还是坚持的认为我喜欢的他是顶顶好看的人拉。

面对相机的他有着与平时不同微妙的青涩感。
微微抿着嘴唇。含着笑意。眼睛里有着墨湖的清流。
头发长长了一些。有了小小的刘海。
自己很不争气的脸红了。虽然嘴里说他很傻很天真,而暗地里还是觉得很不错的。
然后店主问他要不要份电子版的。他因为没有带U盘就说还是算了吧。
店主姐姐又说其实你可以过会儿拿U盘来拷的。
我就想等下自己可以偷偷的过来拿自己的U盘来拷他的照片哪。嘿嘿。
想到这里我就劝他。反正咱们平时也用的到电子版的照片还是要张吧。
他想了想就点头同意了。
这个时候店主姐姐很多事的说,要么我帮你发到你的邮箱里面吧。
我瞬间就郁猝了。怎么怎么可以这样啊。本来还说想要收藏他的照片的说。这样就只好什么时候把他的成品偷出来好了。
当然这样也不是什么好事情诶。偶尔的自私一下应该也没有关系吧?而且只是张照片而已,他少一张他也不会发现的。我总不能直接和他要吧,男生向男生要照片怎么都很奇怪。所以还是偷偷的拿一张才是正解哪。

之后我就像个小贼一样偷偷的伺机而动。当他付款的时候我说我帮你装照片吧。乘机迅速并有点颤抖的拿走了一张。小心翼翼的放在钱包里。再装作若无其事的递给他。微笑着说。都在里面拉。你拿好。

也不知道他事后会不会发现。发现也无所谓拉。
重点是。
我有了他的照片了诶!实实在在的照片诶!
就算是值不了多少钱的一寸照片。对我来说也是无比重要的宝物。
会留着这次陪他出来的记忆。这里面代表着曾经那么认真的在意一个人。
我拿着相片对着天空。
无比小白的偷笑着。

寒潮总算过去拉。冬天虽然还是那么冷,但也没有那么难熬了。
下雪的日子也正在快步的接近我们吧。

出木。我们认识的冬天又增加了一次哦。

Edit Comments(0) trackBack(0) |

Page up▲

04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8(Thu) 17:18

十二月夜莺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不敢看到你的心情。

是墨海。
高中時候的墨海。
有大片墨綠色海草的湖泊。
湖水清涼透彻。
映照着山色。
真真好看的景致。
你能看到湖中穿梭的白魚。
而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它了。
因为美的太过震撼,心怀敬畏或者憧憬,因而一直不敢再来看望它。

记得高中时候很是喜欢外班的一个男生。
只是单纯的欣赏意味拉。
很高很瘦略带忧郁气质的少年。
表情平淡,微低头走路,常带着很大的耳麦。
偶尔在学校碰到,会装作若无其事的看他,而心里大多激动的宛如见到偶像。
嗯。类似偶像的存在诶。
好友其实和他关系不错,有时候还会和我讲关于他的事情。
但没有想要去接近他。
他只要如我想象那般的生活着就好。
无需近望。

在爸爸妈妈那里各自得到过不同的关于当年事情的解释。
内容不同。但中心无非是。
我是爱你的。但由于什么什么我放弃了你。
何必要解释。
过去那么多年我们就不能从那里走出来么。
说那么多有的没的也于事无补了。
只要现在我们都好好的,能够平淡的生活就好了。
我并不想要知道真相。
你或许有苦衷。
但是我已经原谅你了。
不知道该说自己是愚蠢还是笨拙呢。
可我从未记恨过你。
其实我所希望的。
也只是你们可以得到幸福而已。

我们总会愚欢。
爱人或者被爱的时候。
不想变得那么敏感。扔下冰雪聪明。
做一个傻傻的孩子。
为对方的付出毫不在意,哪怕是被人拿来使用的道具。
亲爱的亲爱的。
不要再为那个男人付出这么多了。
何必苦苦为了和他吃午饭在外面等那么久,他最后却和另一个女生去吃饭告诉你下次再一起。
何必他一和美女吵架你都要成为他情感的宣泄地,你不是他的什么人,不要再安慰他了。
何必只是他难过了你就得陪他一起熬夜作图作的天亮,而他又不会对你多么特殊,吵架了照样可以两个月和你不联系。
他和别的女生的纠结。
他的单亲家庭的影响。
他的时喜时怒的情绪。
孩子一般。
都不是你能控制的拉。
快放下他好了。
如你所说。做一个真正的强者。变得不害怕受伤。
在这之前的道路我们一起支撑着走下去吧。
我会一直一直陪伴着你。直到你足够强大的去面对这些伤害。
而你首先要做的是从幻觉中醒过来。

我也要从出木的幻觉中走出来哪。
自己居然希望自己可以一直活在那有你的四天里面诶。不能自拔一样。
这几天都做关于他的梦。醒来后也记得很清楚。
梦里面。他大多时候只是做着他的事情。与我无关的样子。
安静的写字。安静的深眠。安静的阅读。
我和平日并无不同,做的最多的事情也就是看他了。
那天看电影。是一部美国片。
看到另一个国度发生的故事。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他。那是他将要去的地方。隔海相望的陌生的地方。我仿佛可以看到他走在他国时的场景。
高校里面常有的大片草地上走过去的他。在西餐厅和别人饕餮美食的他。或许还会买辆车自己开在高速公路上的他。
他会不会让我越来越疏离。到最后真的好像从来不认识。
这样的想法让我所有的热度都投入墨海里面去了。
冰凉冰凉的感觉。难以言明的难受。
所以。

所以我甚至害怕看到你。害怕看到真相。宁愿做个愚欢的孩子。
很多时候做个笨孩子应该还是可以得到幸福的吧。
因着对外界的迟钝,能够自动屏蔽掉对自己不好的事情。
后知后觉的快乐。不会觉得寂寞。抱着喜欢的东西就会无忧无虑。
这样就好。

Edit Comments(2) trackBack(0) |

Page up▲

04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8(Thu) 15:21

SWITH OVER

本命大振 主萌A3 阿部永遠我的愛啊

so.jpg

從更衣室出來,到這裡推出自行車——5分鐘。
從那裡走出校門——6分鐘。
走出校門。
一步。
兩步。
三步。
剛好11分鐘。
這是練習之外我和三橋之間的全部時間。

這本講述的笨蛋西浦夫婦的戀愛物語。(喂喂
開頭阿部以上的內心獨白讓我小小的驚訝了一下。
原來阿部同學還是有著如此細膩心思的孩子吶。
計算著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的時間。
每一分鐘都是如甘露般甜美。
想要和對方度過更多的時光卻苦於找不到理由。(你這個彆扭攻
到最後還不是三橋用從地上撿起的坐車卷為你們的戀愛發展創造了機會。(阿部你要主動啊主動!
兩隻愛在心里口難開的孩子安靜的坐了一路。
當後知后覺的小受發現那票卷只夠坐一次往返的公車毅然決然的把自己的公車卡塞到小攻手裡。
(啊啊!這是愛啊!這是愛的表現啊!阿部你這個笨蛋就不要再拒絕拉!
阿部的彆扭屬性又開始RP爆發導致他拒絕了三橋的好意。
無比彆扭的問了句。
你就這么想和我在一起么。笨蛋。
回答他的是三橋低下小腦袋后微帶哽咽的回答。
是的。
s01.jpg
s02.jpg

瞬間,戀愛之路豁然開朗。
在一起還需要什麽理由么。
阿部微帶緋紅的笑容泄露了他的心事。
太好了。
原來想要延長和對方在一起的時間并不只是我一個。
原來他也是這樣在意我的。
開心的少年溫柔的告訴三橋。
明天記得多穿衣服。帶上手套。圍巾也不能忘記。
明天開始從學校到我家的那段路我會帶你的。
小動物三橋難掩喜悅的重重的點了頭。

我只是想要再和你多相處一點而已。
阿部、君,我、我也是。

哦哦。
我又把故事講了一遍。
我就不能直接進行評論環節么。(原諒我這個語文白癡拉
看完這個本子我又一次被MOMO大神折服了。
MOMO你不虧為神啊。
這樣曲折的少年的細膩心思被你表現的這樣文藝看的我眼睛發酸。(你裝什麽純情
沒想過。
喜歡一個人也可以這樣在意的計算在一起的時間。
在一起的11分鐘。
想要更多的和你一起的時間。
這樣相互喜歡的兩個人。
一定一定會知曉彼此的心意的。(MOMO你什麽時候可以去畫LOVE本呢
最最喜歡的是本子的最後。
畫面停留在故事的起因。
s03.jpg
倆孩子分別后三橋在路邊看到遺忘在地上的坐車卷。
三橋帶著發現了什麽寶藏的表情。
微有欣喜。
找到了。
和你在一起的理由。
這樣。
這樣我們可以在放學后有更多的在一起的時間。

是我最喜歡的地方。

Edit Comments(0) trackBack(0) |

Page up▲

01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8(Mon) 10:53

眠ノ鸟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我是在被你拥抱。]

一遍一遍的。
轻声念着你的名字。
出木。出木。出木。
我像是神经患者一样。不停的祷告。对着你。
我想告诉你什么呢。
那现在伏在我身上亲吻我拥抱我的人是谁呢。
不是你啊。
我怎么可以让不是你的人拥抱我。
这个少年充满情欲的看着我。
他低下脑袋,温柔的亲吻我的脸颊,小动物似的。
强有力的胳臂紧紧搂着我。
身体的热度越来越高。
我念着你的名字回抱了他。
想着是你好了。
就当成是你好了。

少年低吼着疯狂的亲吻我。
宽大的手掌在我的蝴蝶骨上摩挲着。
他亲我的腰。我的锁骨。我的耳朵。
男人果然是奇怪的动物。
对不喜欢的人的挑逗也能有所反应。
身体开始慢慢的变化。
我悲哀的感觉自己越来越软。
快要变成一滩春水。
我念着你的名字动情的回应他。
压抑的声音从我的牙齿细缝中传出来。
我很无耻吧。
念着你的名字却在别人的膝下承欢。
这样的肮脏的我。
没有你喜欢的价值。
我为什么要这样。
是和你昭示什么么。
是在破罐子破摔么。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你在客厅玩游戏。
你被少年支出去。
你貌似察觉到我和少年的暧昧,没有过多表情安静的离开了房间。
明明我可以逃开,装作和日常一样,起床就好了。
我为什么不逃。乖乖的被少年享用。
我明明喜欢你为什么还可以和别人做这样的事情呢。
已经开始明亮的房间里晃荡着暖暖的日光。
照在糜烂的我们的肉体上。
在告诉我的罪行。
我念着你的名字,红了眼睛。

[你察觉到我们在做什么了吧?]

周末我们一起来家中无人的少年家住。免不了男生之间惯有的游戏。电脑和PS2左右开弓。
一行人玩到深夜两点才入睡。
第一夜我和你和另外一个男生睡在一起。
不能说不欣喜。带着雀跃的心情和你们聊天。
从我们以前集体刷夜玩FATE到最近班里风靡的DOTA英雄的特点。
说不完的话。话题一个接着一个。
连绵起伏的语言的海浪温柔的抚摸着我们的脸。
此时的我们,自然的,无垢的,天真的,想着友情也就是这样了。
几个男生合宿玩游戏,挤在大床上争抢着资源稀缺的被子睡觉,插科打诨谈笑风生,说话说到累然后睡过去。
是可以在阳光底下摊开来看的温暖而美好的感情。
没有那么多的杂质,想来都是甘甜。
如果我不喜欢你,大概也就是其他男生一样,说累了就睡过去了吧。
我就睡在你的旁边,脑袋故意的尽可能的靠在你的枕头上。
脸冲着你,在昏暗的房间里看你的背影。
你的头发睡得很是凌乱,杂草一样,可就算这样,我也看的痴了。
原来喜欢一个人也可以这样的。
哪怕是再小的细节也会被自我放大无数倍来看。无论悲喜。
感知总会莫名的如害羞草一般敏感起来。
过去的半年我刻意的压抑并没有起到明显的效果诶,自我承认还是喜欢你的那一刻开始,所有的敏感都被瞬间激活。
我所故意漠视的问题突然间覆盖了我的整片天空。

你没有征兆的转过身来,呼吸正好扑在我的脸上。
潮水般的呼吸,很有规律的,你呼吸的声音。
我的心脏瞬间以光速加速,扑通扑通跳着我直疼。
一下子所有的其他感知都迟钝了,除了你的呼吸我什么都听不到了。
我的世界里只有你呼吸的声音。
绵长的呼吸声。
一呼。一吸。
一呼。一吸。
一呼。一吸。
混合着紧张、喜悦、苦涩的心情。
如一张无形的网把我牢牢困住。我越是挣扎着陷的越深。
身体都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说不清是因为什么。
我不敢再看你,只能紧紧的闭上眼,害怕自己如果再看下去会想要亲吻你。

[你知道么。我喜欢你。]

想起那天去你和他租的房子。
你和少年玩电脑去了。我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
随手抓起你的手机来玩。随意的翻看你的游戏图片。
由于好奇看了你的收件箱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你清理的很干净,让我想要从短信知晓你的日常生活都不行。
如果你看我的短信的话会不会吓一跳呢。
因为里面的发件人都只有一个。
都是你的名字。
出木。
看着你的名字就会很高兴。
迷恋你的所有细节的我。
吃面条时细长的手指上因为寒风吹有了小小的干纹。
你最喜欢黑色的背包上明亮的红色的NIKE标志。
最近因为上火右鼻翼边上2厘米位置长了一个不明显的痘痘。
玩游戏会不自觉的微张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
喜欢吃辣。
喜欢穿白袜。
喜欢边走路边听音乐。
喜欢在玩DOTA里面的各种猥琐的英雄。
我知道的你。不知道的你。
我都喜欢。

拿起你的手机发了条短信给自己。
写的是。
你知道么。我喜欢你。
就算是假象,就算是自我欺骗。
而当自己在自己手机上看到来自你的短信有着我自编自演的表白还是瞬间失去了思考能力。
我看了下时间。
08年11月19日14时21分。
你对我表白的时间。
没关系的吧。
让我稍微的活在自己编织的梦里是没关系的吧。
让我稍微的为这个美好而虚伪的温暖高兴下吧。
让我稍微可以拥有和你的羁绊。
哪怕是假的。

[我从来都在给自己找借口。]

第二夜走了一个孩子,我们三个挤在一张床上。
清晨醒来发现少年若有若无的亲吻我的后背。
我并没有吱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睡得死死的一样。
他愈发大胆起来,用略带粗糙的手掌抚摸我的皮肤。
从脖子到腰。
轻微的,细致的,带着情色味道。
他小心翼翼的靠近我,用灼热的身体覆盖住我的后背,发出一声叹息。
而我背着他看着你的睡脸,假想着这是你给我的抚摸。
很无耻对不对。其实我都看不起自己。
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卑鄙。利用少年来成全自己。
我要你给我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不是喜欢也好。
只要是没有给过别人的东西就好。
而你对待我与其他朋友并无不同。
这样想着的自己就想自己来挖掘你给我的独特。
此刻你的睡脸是我的。
安静闭着的细长的眼睛。浓浓的剑眉。薄薄的微红嘴唇。
你好像是做了美梦,嘴角带着笑意。
这一刻,小婴儿一般的你只是我的。

少年的呼吸火烧着了一样烫人。
我都快被他灼烧疼了。
翻个身。对上他的眼。他深深的看着我。
我不知该做什么回应。只能无力的用手捂住眼睛。
心里对自己大叫着推开他不要让他碰你。
而自己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一动不动的让他抚摸我。
嘴里念着你的名字。不知疲倦。没有任何意义。
我这是在做什么。
在喜欢的人旁边和另一个孩子寻求安慰么。
哪有那么悲情。我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忠贞。
说不出任何理由足够理直气壮让我被别人拥抱。
哪怕你完全没有可能会喜欢我。

[如果我是你,我都不会选择自己。]

我知道的。
我们没有任何的可能。
且不说你本身就很排斥同性恋。我对你再好也只能停留在朋友那条线前。
就算我们在一起又能如何。
你为出国而努力,大学一别就真不知以后会怎样。
况且你又是很传统的男人,不会也不忍心让你的父母为你难过的吧。
无论我怎么选择,我都没有一点的希望可以和你走的更远一点。
说的好像我多么伟大。
其实还是我自己不够坚强,按捺不住喜欢你的寂寞。
你看。我被人拥抱还要找个借口自我安慰。

当对时间有了计较,它流逝的速度只会更快,再也抓不住。
我们认识一年半了。剩下做朋友的时间只有两年了。
如果可以的话。和你做一辈子的朋友也好。
怀着龃龉的喜欢你的心情和你做朋友也好。
而你终究是要离去。
你设定的未来里面并没有安排我出场的席位。
我和你的相聚也就只有这两年。
也好。
我不想看到没有我的你的未来。

[距离。]

从少年家走出来去吃午饭的路上,你走在我的左前方,带着耳机听音乐。你深深浅浅的步伐。你走路的样子像孩子一样可爱。忍不住笑起来。盯着你的黑鞋看。你右脚和我左脚的距离是21厘米。
在成都小吃吃饭的时候我们并排坐。小小的店面里有热闹的气氛。有很多人在解决午饭问题。你要了酸辣面。低头吃面的时候和我的肩膀的距离是13厘米。
乘坐地铁回学校。在大里路上的人很多。拥挤不堪。我安静的看着你的手掌。不厌其烦的看。我们放在扶手上的手掌之间的距离是5厘米。

就算物理距离如何接近
也减短不了我们真正的距离。
哪怕你就站在我的面前带着微笑和我说话。
我们之间还是隔着无形的天堑。
是怎么也跨越不去的门。

这么想的时候自己总会不由的灰暗下来。
心里有好多的小刺。并不尖锐。扎起来或许也没有那么疼。
可这种无力的钝疼让我所有的难过都陷入一块不断膨胀的棉花上。
什么都说不出来。用不出力气来。
做出的攻击全部无效化。
各种情绪堵在我的身体里。它们混合着发酵、壮大。
而我的无力感一天天的变强。
看着喜欢的你做的最多的事情也只是注视而已。
不停的不停的不停的不停的看你。
要把你牢牢的记下来。
等你出国后我也能在某个有阳光的下午想起你。
想起喜欢的你。

[出木。]

写文的时候收到你的短信。
你是这样说的。
明天开始手机没费了。过几天再充钱。
今天早上你还说手机只有4毛了。
那你能发的最后的短信会不会是我。
那么。
其实你还是给我一个只有我独属的待遇了。
你发给我的你停机前的最后一条短信。
这样就好了。
这就是我要的了。

我会不会太贪心。
要你给我唯一的温柔。

Edit Comments(1) trackBack(0) |

Page up▲

Designed by mi104c.
Copyright © 2008 少年病, all rights reserved.
11 | 2008/12 | 01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Page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