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Mon) 15:01

夕凪天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凪,是海风向陆风转变时候的天气,是风平浪静的日子,也是旅行者最希望出现的日子。

实在没有什么精力去写很长的东西,整天无所事事,每天都很早醒来,打开电脑玩到8点然后再去上课。下课回来再接着玩。一般会玩到晚上1点左右再听着音乐睡过去。
这样的周而复始的每一天,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真实的意义所在。
很多次很多次的告诉自己“时间没有多少了哦?你必须开始努力学习了哦?”却没有什么心力和毅力去坚持自己的计划。
这样疲软的生活,想要怎样才可以重新振作起来。

嗯嗯。自己的确比自己想的要天真和稚嫩很多。
太多处理不好的事情与感情。如同千丝万缕的线在疏漏中把自己捆的死死。
于是会想要挣扎,就发现事情走向不可预知的方向,反而造成了最糟糕的结果。
以为对方能够谅解你,以为对方总会包容你,以为对方会再一次的对你好。
凭什么。你是人家什么人。你凭什么要求对方如此。
终归还是自己不够成熟的缘故吧,太过于在乎自己的心意,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言行会对别人造成怎样的伤害。
那天和馒头说起出木的事情,我问你不觉得奇怪么。绝交的好友想要和好难道你不会同意重新开始成为朋友么?
馒头几乎是鄙视的回答我。要是我的话才不会同意。你不顾情面甩了人家,人家怎么可能会同意复合。如果你以后再来次绝交,谁受的了啊?
虽然她说的话极其尖锐,但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很对。我只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却没有想过被伤害那个人的心情。为了避免这些不确定性,自然也没可能冒着可能再次受到伤害而同意我的吧。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这样没心没肺不怕受伤。
所以自己也是活该。
咎由自取。
自尝恶果。

完全萎靡了两个月呢。这段日子什么都做不进去,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让自己成为一个不会思考没有感情的空壳,也就不会有任何的难过了,伤口也会比较快的愈合起来。
最初的一个半月真的是极其难熬,不敢回家,不敢一个人,不敢去面对你。
身边的每一件事物都能让自己联想起和他有关的回忆。美好又如同刀割般痛苦的回忆。
极其难过的时候甚至会伤害自己。
没有写过的事。吃过一次安眠药。
同样是周一的上午。远远的坐在你的前面,只有课间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你一眼,确认你还在,再继续和身边的同学聊天。看到你还是那么亲切的和人说话,还是带着孩子气的神态,还是会很认真的听着别人说话然后重重的点头表示同意。
而这一切已经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吧。这么想着,满心的难过,只觉得不久前的要好怎么就突然说没就没有了。
那天还没有意识到都是自己错的自己,只想着要好好的睡一觉,睡着就可以不用想这些事情了。然后就走了很远的路,去药店买了安眠药回来。路上还想着要不要只吃一两颗就好,后来突然意识到就算和好我们也不会那么亲密了,心里一直被我压抑的好好的野兽突然蹿了出来,啃噬掉我全部的理智,走在路上就直接干咽下12颗药片。
回到宿舍倒床就睡,躺了半个小时发现自己怎么还是完全的不困,很是奇怪“难道我买的是伪劣产品么?”想起身吃刚才买的午饭的我,惊觉自己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心口上有一把小小的火焰在焚烧着,仿佛想要消灭我的存在一般。
我起初还安慰自己“嘛嘛,大概药效发作就是这样吧,我就这么好好的睡一个礼拜好了。”努力的努力的忍耐不适,没有一点想要入睡的感觉,只觉得自己似乎无法呼吸了,有一双无形的手有力的掐住你的脖子。
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啊啊,我不会就这么因为吃药死在这里吧。我下次绝对不要吃安眠了,这窒息而死真难过啊。”

之后就是被同学打车送到医院洗胃,又是验血又是输液的,折腾到晚上7点才完事。并没有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药物都被自己不停的灌矿泉水然后扣喉咙吐出来了。倒是胃因这一折腾受了伤得了急性胃炎。
同学还通知了父母过来,似乎是在传达我情况的时候把我描述的很严重,弄得他们都以为我病危了,急急带着几万块冲来医院。看到只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输液的我他们也立刻的放下了悬着的心,摸着我的脑袋说,怎么样,感觉好点没有。他们的疼惜与怜爱,自己怎么都能忘记了呢。
现在想来自己怎么可以这么任性,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身边疼爱自己的人担心,忘记了真正支持我存在的父母,忘记了自己本源的清流,不为任何人,为了他们我就得好好生活着。

任性的我,坐在回家的车上还是想着你的事情难过的不停的流泪。
仿佛想要把所有的不甘与悔恨也一起流光。

用了那么久平缓心情以为自己可以很冷静的面对你的我,还是溃不成军的败下阵来。
今天又看到你。以为你不会来上课结果却在宿舍猛然看到你。
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
只是看到你,我的心脏又开始轻微的灼烧起来。与那天吃了安眠的感觉如此相像。我甚至都不知道那天的难受,是药物的作用,还是心理的作用。
想要逃开你,想要看到你。这彼此矛盾而扭曲的双生子同时存在我的容器里面。

会有那么一天的吧。
夕凪温暖的淡淡颜色会染满我的整个天空。

总有那么一天。
只留下回忆。

Edit Comments(3) trackBack(0) |

Page up▲

29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Sun) 10:54

无毁湖光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原来终究自己所想要的只是那个视自己唯一的人。
果然是梦里才会发生的事情。

Edit Comments(1) trackBack(0) |

Page up▲

17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Tue) 09:24

水母没有水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昨天上第一节的金融企业会计帮因鼻炎窝在家里的L交作业。上课之前很是期待的,想着今天大概就可以和你坐在一起了吧。毕竟有着L在你也不会对我太冷淡的。你多少还是要做些场面功夫不会让大家都很难堪。
利用这一特点想要亲近你的我怎么想都觉得无耻诶。但也无所谓了。只要能和你亲近一点点就好。
走到教室前还专门在洗漱间照了下镜子。头发被北风吹的无比的乱,围巾也歪歪扭扭的挂在身上。“最近的我还真是邋遢啊。那么落拓的感觉。”低着脑袋的有些紧张的推开了教室的门。
却什么都没有。
没有L。
也没有你。
教室里面因为冬天早上非常冷的缘故,大家都不愿早起来上课,所以空空荡荡的只有五个人在。心里也仿佛被什么抽空了一般,全部的小欢喜都在这一瞬间被无名的介质击败。如同前几个礼拜突如其来的大雪,一下子就由初秋步入了寒冬。这么猝不及防的给了我狠狠的一击。
我当时愣了半天,因为之前的整个晚上都因为想着可以坐在你的身边而想了一夜,到了此时才发现还只是妄想一场。
迷迷糊糊的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整节课上我都无法安心听进什么。
我第一次感觉到,“是不是只有我想要挽回我们颓败的友情,而你完全不想再和我接触,就这么干脆的把我关在你的世界外面。”
这么想,整个心都凉了。
我一直在低声和自己说,“要冷静,要沉稳,要宽容自己。你是成年人,需要控制自己的情绪。真真不能再因为感情而这样颓唐下去了。”

再多的言语都无法真正的把我从无尽的沼泽里面拉出来。
仿佛这污秽的泥土都严严实实的敷在我的心室里面,顺着每一条脉络流满全身,是无力的说不出来的空洞感。

下了课和M一起随便聊着天走进公司理财的教室,随意的扫了一眼,发现L不在,那么常和他坐在一起的你大概也没来吧。这样想着的我低头走到教室靠后的位置,随意把书包放下再转身的时候却发现M已经坐到前面去了。嘴里嘟囔着,“诶诶,你怎么坐那么靠前啊……”
话还没有说完发现原来你就坐在我的旁边隔着走道的位置上,没有什么表情的你,你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
我心漏了两拍,“要不要坐过去呢”这样犹豫着的我最终还是放弃了,就先现在这样吧。慢慢的,再亲近你好了,下周或者下下周我再努力坐到你的旁边吧。如今的我只要坐在隔着你走道的微妙位置上就够了。
很奇妙的,这节课我过的很平静,也能够听进老师讲的内容。或许这就是你的力量。只有在你的身边我才能真正的幸福吧。

上课的时候很努力装作听课的模样(也真的有好好听课拉),不时用余光关注着你的动作。
你好像一开始有些烦躁的样子,右脚搭在左腿的膝盖上,过了一会儿又换成翘着腿,然后又把右脚放下了,伸长了腿做出伸懒腰的模样。
这样的你,似乎也有些不安。
是我带来的影响么。是不想看到我么。是强烈的讨厌我在身边么。
我猜不出来也不打算去猜,但没所谓的,哪怕你真的无比反感我了,我也会努力的努力的捡起被遗忘的未拾花的。我一直记得你对我的好,记得在你身边每一个难过又快乐的日子,记得因为你的温暖我有的幸福感。
或许是我已经用光了自己能够有的全部幸福,所以今后的日子才会那么的苦涩。
毕竟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想来之前的美好欠下的债也就是要我以后慢慢偿还了吧。
透支的幸福,不该得到的幸福,不配拥有的幸福。像我这样的人大概就是不该得到什么的吧。

但多少也能够接受这个现实了。我也不敢有什么念想,只要可以有点距离的看到你,偶尔的和你说一两句话,在Q上留着不会回的留言。这样就够了。真的足够了。
我也不会再因为谁谁谁和你要好而难过了。他们能够让你开心的话也是好的。你快乐的话就已经是满天了。

可就算我那么的能想开,还是会难过。特别是明显的感觉到你对我的态度是极其的冷淡。
主动问起你在准备的考证,你面无表情的有礼而疏离的回了两句,带着坚硬的外壳,上面小小的防御的刺扎疼了我。
而随后进来教室的某同学问起你的事情,你如以前和我说话那般带着笑意,语气都变得活泼并非那么平淡无声色。
这样的差别待遇终究还是让我如同深陷冰凉的海底。

有这么讨厌我么?
有讨厌到不想和我说话的地步么?

这是今天早上的梦。
似乎在我家。我们如往常那般聚在一起玩游戏。
天气晴朗。明晃晃的阳光。那么暖和的照在身上。我慵懒的趴在沙发上鼓捣网线,你坐在木椅上扭头问我“你网线接好没有?看到我C的主没有?”带着我熟悉的笑意。
我摇头说“奇怪了,什么都没有看见啊。”
你叹了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伏下身子帮我弄连接的路由器。我在略微比你高的地方看着你后脑勺。你的头发大概又因为没有睡好,有些都凌乱的翘起来。我笑着伸手卷着你的头发,“呐呐,你又没有睡好吧?头发又乱的要死。”
“哦哦。”你含含糊糊的低声应了一声,好像有些害羞的样子,耳朵都有些微的红起来。
在梦里似乎就有了现实的知觉一般,知道此时的珍贵,知道你的笑不会再对我展开,知道我们大概不会再像现在这样一起玩耍。
幸福的我欢喜的眯起眼睛,我闻到空气里面熟悉的洗发水的味道。
那是我们暑假时候一起去超市买的资深堂的水之密语。还是我推荐给你的哦。你用了之后也赞不绝口。
大大的两瓶蓝色洗发水是不是还如以前那般放在浴室的洗衣机上面。

阳光那么好,我又差点要睡过去。
可以的话,请让我就这样沉眠在此时不会醒来吧。

Edit Comments(5) trackBack(0) |

Page up▲

12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Thu) 08:35

晨曦的琥珀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六点多醒过来。再也睡不着。
又梦见你了。满心的难过。
大家都说时间是良药。时间能够平复掉所有的伤口。时间可以让我们不再有什么难过。
我也清楚的知道时间的威力。
可在时间的蹉跎下,我们之间曾经有过的那么一点点美好就不复存在了。
或许自己还是留有温暖,嗯,还是太过贪念你曾经对我的好。
那是我二十年来得到过最美好的回忆了。我也清楚的知道是没有任何的可能回去了。毕竟时光机这种东西是只有大雄那个人品特别好的娃子才能独享的特权。

但是就没有一点点回旋的余地了么。
我不是很明白诶。我们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样的境地。
发短信给你你大多数不回,难得回一次内容也少的可怜。
在QQ上亦是如此,我感觉自己的话都是写在水面上的字,转头就全都不见。
平日也不大能在学校看到你,哪怕昨天看到你主动的和你说话,你也一副疏离的表情。我想着“嗯嗯,不要着急。慢慢的再和你亲近吧。”这样的安慰自己可还是感觉到心口上被各种杂草和垃圾堵的死死的。
看到你和别人发短信,看到你和别人一起出去吃饭,看到你和别人那么自如的聊天。
只有自己是完全被屏蔽在外的。

我也是多么的想要逃避。多么想要成为以前那样完全封闭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可没有意义了。我已是如今的我。
现在的我,哪怕知道会很难过,也要努力的走下去。
疼痛什么的,与不能在你身边相比,真的不算什么。
自己都没有想到的,那么的喜欢你。

嗯。今天也请加油。亲爱的。
那么,我准备去上课了。

Edit Comments(2) trackBack(0) |

Page up▲

12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Thu) 00:57

在水里的日子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光棍节快乐。
单身的恋爱的甜蜜的苦涩的。都请快乐。

嗯。想来自己也因为一个人而情绪深陷不可自拔。甚至为你放弃掉全部自我。
这样的喜欢难以评论好坏。只是自己太过深入,完全不给自己留有余地,一点走错半步,就没有可以回去之路。
这就像原本只能种植在温室里面的植物,在某一天被自己任性的卸下了全部武装与保护,就那么赤裸的与阳光与尘土亲密接触。
或许是最自然的状态,但同时也是最容易受伤的状态。
沐浴在阳光下面是相当快乐的日子哪。每一片树叶都在温暖下面伸展成最好看的模样。连绿色都在风中沉浸出深沉的翡翠般光泽。阳光似乎就可以这样轻易的渗透在枝干里面,通过输氧管,遍及全身的热度。洁白的花瓣由于充足的日照显得那么清丽。你能看到它们最美的时光。
而月之暗面总是无处不在的。
只不过是一个大风过境的夜晚。我再从我的小木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了漫山遍野的残骸。全部的绿色与白色那么无力的躺在山上。仿佛闭上眼还能看到它们美好的微笑,而今日只剩下最不堪的姿态。
是自己的不好吧。太过自以为是和天真的以为是对它们好。忘记了最糟糕的结果。

有那么一点点的害怕回家。没有原因的,就是觉得自己无比熟悉的房间也在某一天突然变得如此的狰狞。原谅我用那么别扭的词汇。但也的确是我的真实感触。
小小的十二平的房间。大大的红木书桌。陪伴我多年高高的书架。
习惯咬着苹果边低头写作业的我。
习惯把脚搭在床上然后懒散的摊在转椅上看数学书结果睡过去的我。
习惯背书的时候拿着课本在窄窄的房间里面转来转去的我。
习惯睡觉时候今天抱着一只泰迪熊明天则是另外一只的我。
并不陌生的日子里在今天想起来却让我这般的陌生。
之前的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在这里的呢。
之前的我是如何能够安静的坐在这里的呢。
之前的我是因为什么这般的毫不在乎毫不害怕将要面对的一切的呢。

嗯。扯远了。拉回来。

是时间悄悄爬上了我的皮肤。
我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改变了。
自己都不清楚是从哪天起开始变得这般的喜欢依赖别人。
要看到你的笑容才会安心,啊,或许只要看到你就好。是不是和自己说话不是重点。只要能看到你就是足够。
喜欢听到你说话。说不出来应该算是什么地方的口音。微微带着孩子气的感觉。又带着略微低沉的声音。是回音壁上层层叠叠的宝石绿的爬山虎。
嗯嗯。如果可以呆在你的身边就更棒拉。可以对他说自己的全部见闻。哪怕是一小件再无趣的事情你也会笑着听你说完,甚至还会帮我补充话题。自己再点头就微红了脸。
如静水流深一般,这一切都成为了习惯,让自己不由自主的就会想到你。想要和你说。想要告诉你我的情绪。想要分享你的情绪。
自己都不知道的,就这样视你为全部。

前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天空突然变得昏暗。由绛红的玫瑰色夜空变成了低暗的枇杷色。
大片大片的雪花就这样直接降落下来,很快的,整个地面都铺上了一层白色的绒毛毯。
仿佛是意料之外的礼物,楼道里开始有惊呼的声音。陆陆续续有人穿上衣服直接跑出宿舍到外面打雪仗。我只是安静的看了会儿雪慢慢的落。多日里面纠结了自己很久的低落好像也在同时慢慢的落满了整个心底。
也说不上是释怀了或是放下了什么的。
只是明白。有些事情终究无法变成你想要的模样。无论你把它握在手中捏成各种形状,它还是会回到它应该成为的样子。
自己的脆弱来源于自己的想象。总是天真的认为可以改变什么。认为努力了就会得到什么。
如果放弃了全部念想,自然也就不会有难过。

如以前那般坚强吧。
如以前那般淡定吧。

心存空谷。
这是在水里的日子。你躺在湖底看到湖面上蔚蓝的天。
总是隔着一种介质。是你无法再触碰到的蓝天。



Edit Comments(0) trackBack(0) |

Page up▲

10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Tue) 15:08

THX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这次的模板是染白亲自给我做的哦?
是无上的礼物哦?
就是配色我们还在研究中。昂。我知道现在看起来眼睛或许有些不舒服哦。
不过很快会更新的拉。
嘿嘿。谢谢树獭!树獭大好!我是树獭党!(啥

Edit Comments(0) trackBack(0) |

Page up▲

07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Sat) 08:27

夜明前的琉璃色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刚刚惊醒。
近一个月来睡得并不好。浅眠。甚至失眠。
整个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神不宁。仿佛夜里暗黑的荆棘从不知名的地方生长出来一般,我只能被牢牢的钉在床板上面。
看着无比熟悉的自己的房间,在此刻我却想着“这是哪里为什么自己要在这里”,在无比漫长的夜晚里面安然入睡对我已经是比较难的一件事情了。
最怕半夜醒过来,玻璃窗外的世界在此时如同黄泉一般寂寥。视野很差。看不透的厚重的夜色。听不到一点的声响(大概是我房间隔音太好了?)只有自己裸脚走在地方上面轻微的声音。以及喝水时候咽下去的咕噜声。
什么都没有。
在你身边的可以触碰到的,什么都没有。

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样。又梦到你了。
而不一样的是,这次是现在的冷淡的你。
仿佛是梦见今天早上的事情。看到突然两周没有见的我难免有些欣喜,满目喜乐的把视线都完全交给了你。
“要好好和你说话哦。”
“要努力和你和好哦。”
“别怕,走过去和你打个招呼,真的没有那么难。”
绵长的绵长的呼吸潮起潮落,如同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雨,细密的湿润了我的眼睛。
看到L和你说,“呦,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在家好好复习和静养的么。要么今天我去你家住?”
你没有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好。不过下午3点半之后再来玩吧。”
然后又看见你转头和小K聊天,貌似是约好了哪天一去去奥运公园野餐。

我在一旁热切的看着喜欢的你。
嗯嗯。你还是没有变哇。在梦里面的你也是这般。
穿着我之前送你的红白拼接格子衬衫,粗布裤子,黑色运动鞋。斜垮着背包。
我的要求其实并不多哦。我也有在这一个月里面认真的想了。
之前的不愉快追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的贪婪和自私吧。
理智上知道喜欢你的不可能而情感又无法抑制的喜欢,所以自私的想要逃跑,想要保护好自己。却不知道其实这也是伤害了信任我的你吧。
那天以后我一直一直都在后悔。不要和你冷淡下去。因为自己的自私而没有去考虑被留下那个人的心情。
是我不好啊。说什么喜欢你关心你在乎你。想来也还是把保护自己放在了第一位了吧。
还记得你曾那么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脑袋说着,没关系的。也不会后悔的。只要传递了自己的心意。我会支持你的决定的。
当时以为是你对我喜欢的否定,现在想来也不全是这样啊。你是从我的角度为我着想才说出那样的话吧。明明因为我刺人的话感到难过还很坚强的鼓励着我,尽力的不去伤害到我。
为什么当时的自己可以那么愚蠢没有体会出来这份心情呢。
为什么自己在之后不能老老实实的告诉你我还想和你做朋友呢。

所以报应了吧。
梦里鼓起勇气和你说话的我被你冷淡的无视掉了。你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从我旁边走了过去。我呆愣了半响,想着“啊啊,为什么你不理我了这不是在梦中么。”
至少在梦里我们还是曾经的模样的啊。
原来到这里也崩坏了呢。

萌狼 16:42:30
恨意才是人生的唯一动力么?

出木 16:42:48
啊?

萌狼 16:43:17
你新的签名拉。
对于我来说的话,就算之前被人骗了被人背叛过 我也从未恨过对方 ,只是为自己的愚蠢与天真感觉难过 。

出木 16:43:23
这个是根源层次的问题吧 。
嘛,签名就是座右铭,自己懂就好。

萌狼 16:44:19
呐呐。我也明白你那样的情绪拉。
我正好相反就是。

出木 16:45:06
任何情感都不能过度,否则伤身。

萌狼 16:45:51
我能你那么理智我就不会辛苦那么多年拉 。
真好呐 。

出木 16:46:24
好么。。。好吧

萌狼 16:47:03
所以对于那些能够很理智的做出判断的人感觉很羡慕呐 。

萌狼 16:47:20
不过哥哥倒是觉得我这样率直的活着就很好诶 。

出木 16:47:25
羡慕么 嘛 活成我这个样子还不如死了

在网上遇到你和你有了如上的对话。看到这里我不知怎么心里那么的那么的难过。
我多少明白的,你是因为过去的经历而不愿相信爱情了吧。
害怕受伤,害怕改变,害怕最后的付出都成空。
所以你现在才那么努力的追求付出就有回报的事情。
只是,只是,看你这样不顾身体的努力学习,报考那么多门考试,甚至牺牲自己身体健康的喝大量咖啡。
为你心疼,为你担忧,为你难过,却什么都做不了。
这般无力的感觉是什么。
而你心底深处的荒原想来也不是我所能温暖的么。
可就算如此,我还是那么的希望可以与你站的更近一点,能够多少分担你的情绪。
如果我的存在可以让你稍微的快乐一点的话,这也就是我的幸福了。
或许这么说很自以为是。
“你凭什么能够体会别人的心情呢”。
或许我真的不能完全理解,但我想这并不妨碍我想要努力的步伐吧?我想我还是可以以我的方式来关心你。
嗯。朋友也就好了。只要可以在你的身边,就能找回我全部遗失的美好了。

想要喜欢你。
想要温暖你。
想和以前那样陪着你就好。

这次我才真正的明白。
如何去喜欢一个人。

Edit Comments(0) trackBack(0) |

Page up▲

01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Sun) 15:45

微红眼白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回不去的。再也回不去了。
到不了的夏天。不会再抵达了。
想起我们每一个皓月当空的夜晚,鼻尖上都能嗅到草莓的甜意,忍不住的会笑出来的全部蜜色小日子。

我们会去楼下的7-11买几个饭团、一两袋牛肉干、一瓶红茶,然后就能当作是我们的全部早饭。
有时候自己会赖在床上起不来。而向来早起的你会去麦记吃研磨咖啡+汉堡之后顺便给我带早餐。偶尔也会选择永和豆浆的中式早点。
也曾去宜家挑选过各种家居物品,坐在北欧简约风的餐厅里我闪亮着眼睛说着。呐呐。我们要不要把家里的吊灯换了?换个很有设计感怎么样。
你笑着说也不错啊。
我歪头想了一会儿惊呼道、还是、还是不行吧。吊灯的线路还得改造吧我们是不行的诶。
嘛。以后再说吧。
满溢幸福的我低下脑袋,嗯,以后再说。

常常去超市买生活用品。给我“诶诶难道我们真的在一起了么”的感觉。
要努力学习的时候可不能在晚上饿着学不下去吧。这样完全没有啥效率拉。
最常买的就是德芙的黑巧克力。小小的颗粒装的。一般也只够吃一个晚上。
作为闲散人员的我还常常忍不住馋虫的诱惑抢几颗吃。

在来你家的路上,在一个人气很高的炒手店买了12个炒手。
考虑到你最近胃不是很舒服就没有要辣酱。要了清淡口味的纯肉馅儿的。
在黑白格子开放厨房里面等着炒手煮好。想着一定要好好犒劳努力学习了一天的你。
这个夜宵你应该会喜欢的吧。想到等下可以手拿着热气腾腾的食物回家的时候不知怎么就被无形的介质满溢了细胞之间每一个间隙。

中午懒得出门的时候就会点真功夫的外卖吃。
你最喜欢的卤肉饭。而我常常是选择鳗鱼饭蒜辣排骨或者梅菜扣肉饭。
然后把前两天看完的精品摊开放在桌子上就开动了。
边互相夹着对方的菜,边随便聊上两句。

早上起床要老老实实的叠被子,简单的收拾下屋子。
然后看看晒着的衣服有没有晒干。再把晒好的衣服挨件叠整齐后分门别类的放进衣柜里面。
拿着烧水壶灌水。看你的瓶子里面缺水的话会帮你填满。
如果自己吃零食的话则会问你你要不要也吃一点。
或者很干脆的,只是在一旁安静的看着你。
偶尔也会抱着沙发靠垫窝在沙发上面发呆。

曾经以为我的幸福就会这样简单平缓的维系下去的说。
没想到最后还是被时间的荒流慢慢的覆盖掉了。
我拼命的、那么拼命的想要找回来,却发现自己一直在冰凉的湖水里面做着重复无机的动作。
水里面什么都没有。你看到的全是幻影。全是过往。全是无法挽回的夏之迷迭香。全是让你窒息的绯红瞳孔。

想要回到以前那样果然是自己的天真么。
为什么一定要时间来横贯在我们中间来证明什么呢。
为什么不可以直接的表露自己的感情呢。
为什么我做错了我想要挽回都没有机会了呢。

是时间和命运的残忍吧。
让我想到今年的仲夏也只能微红了眼白。

Edit Comments(2) trackBack(0) |

Page up▲

Designed by mi104c.
Copyright © 2009 少年病, all rights reserved.
10 | 2009/11 | 12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Page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