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Thu) 15:13

夏只只不在家 番外:花开不记年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夏只只一如既往的低头坐在木质桌子前面写字。夏只只的手指纤长白皙,经常被江敏打趣,“你这手指啊,比大多数女生的都要好看很多呐,是适合用来欣赏的艺术品哦?”每每被她这样开玩笑,本就白净的脸上总会孕育出淡淡的绯红色,嘴里低声嘟囔着,“江、江敏,你就别拿我开玩笑拉。”
此时的只只正安静的整理着历史笔记,不时用记号笔做着重点标记。只只的字很是娟秀,正如常话所言,字如其人,他向来是个喜欢静静发呆的普通少年,性格寡淡,为人平和。稍不注意就会被人忽视掉。五官没有出奇的地方,却也不难看。仔细端详的话你会发现他的眼睛很是好看,尽管总是无焦点的望着远方,但你很幸运的看到他了难得一见亮起来的眼睛。
那是仿佛沉眠了数万年的琥珀,在这一瞬放出了全部光彩,你不由自主的追随着他的眼睛看,慢慢的你似乎都深陷其中了。
是因为什么呢。是他嘴角挂着不易察觉的淡淡笑意。是眉目间含着温柔的光芒。是他藏在衣领中的好看锁骨。还是他如同孩子般欣喜努力掩藏却还是暴露在阳光下面的可爱呢。
你不由自主的也微笑了起来。
“冷佟。”你眼前的孩子用风信子般的声音念着你的名字。
“呦,怎么还没走呢。”
“嗯嗯,刚才去找SUPER张问了下之前做的模拟试题,回来看教室里清静就正好在这里复习一下。”夏只只略微歪着脑袋说着,握着铅笔的手指似乎很用力,皱在一起都有些泛红。
“哦。”你简单应了声,就顺身抽了把椅子放在他的旁边坐下了,“你还真是认真啊,要是我的话才懒得整理笔记拉。”
“这样比较容易理清思路嘛,对历史的整体脉络把握也能更清晰些。”夏只只颇为认真的说着,你附和着重重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你的笔记回头借我COPY份哦?”
“啊啊啊……?这个,我的历史也没有那么好拉……。真的没有关系么?”他似乎有些手足无措,你看到惊慌的小兔子,好笑他紧张的同时心里也有着莫名的情绪升了起来。或许是早就种植下的种子,一直等着合适的时机拨开土壤。那么,在温暖的微风中伸展开它的全部枝桠也是如此自然的事情了。
于是你带着平抚味道的声音低声说着,“你就别自谦什拉,你的历史向来都很好,比我强太多了。用了你的笔记之后的月考我就不用愁拉。”想到最近上映的2012,你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嗯,作为回报,我请你去看电影怎么样?”
“诶诶?!”眼前小小的他脸立马就红了,嗫嚅起来,“如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好的,那就这么说好了哦。”事情发展向了未知的方向,而你似乎也乐得见到这样的抛物线,“就这个礼拜六好了。我们去港汇可好。”
“嗯嗯,好的。”只只微红的脸散发着某种耀眼的光,虽然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而你就是能很笃定的认为此刻的他无比开心。他的头发,他的眼睛,他的嘴角,他的指尖。全都在流露出连夏至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情绪,这情绪似乎都能感染到你,你也忍不住的微笑起来。
对着夏至,你温柔的笑起来。
有什么,在胸腔里面慢慢成型。


“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只只这么对自己说,“不过是两个人一起看电影而已。”走在冷佟旁边的只只百般安慰自己,却还是无法把加速度乱跳的心率平复下来,揣在口袋里面的手指绞成奇怪的形状。
仿佛是上了弦的古老时钟,嘀嗒嘀嗒响个不停,为什么会跳的那么快呢。为什么会满溢着喜悦感呢。为什么只是安静的看着他我就如此满足。是因为他有着我没有的阳光么?
夏只只悄悄的偏头看了下走在旁边的冷佟,今天的他内穿紫黑色条纹短TEE,外面套了件章钉装饰的白色短袖衬衫,合身的深蓝色仔裤,显得他越发的好看。
“感觉好像情侣衫诶。”单穿着宫廷风的白色长袖单衣的只只小声念着。
“嗯?你说什么?”冷佟突然歪过头来,带着不解的眼神望着只只。
只只的脸愈发红了,慌忙摇头,“没、没什么。我自言自语拉。”然后紧跟上冷佟的步伐,爬上港汇的五楼。
买了两张在影院正中的位置,A47与A48,只只慢慢的走在柔软的地毯上。因为已经来晚了一点点,影片开始播放了个开头。走在漆黑的空间里面,只看到眼前的背影,就满心欢喜。有着好看肩线的冷佟穿什么衣服都超赞,只只这样想着。手不安的动了动,似乎想要伸出去抓住什么,但终究还是放下手来。
冷佟拿着大袋的爆米花坐下,然后把手里拿着的另一瓶可乐递给只只,悄声说着,“渴了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
“嗨,从刚才就看到你一直在舔嘴角,想来也是口渴。”
“没想到你还会对我观察的这么仔细呢。”只只展开笑颜接下冷佟递过来的可乐,仿佛是拿到心爱玩具的他,笑的那么没有防备,天真的像个孩子。冷佟的心跳似乎在一瞬间漏了半拍。
“还好拉。”也只能这么解释。


看电影的时候习惯性的把手放在了椅子上。看电影的中间不时的侧头瞥一眼冷佟,只是为了确定他的存在,这样重复性的动作让只只心安。
只只心想,这里真像在深海里面啊。耳朵里面嗡嗡嗡嗡的声音。是海水流动的声音。可这深海一点也不冷清,一点也不。因为有冷佟在就没了寒意。曾是独自在海底仰望光的人,却在此刻离光那么近。曾是那么自卑胆怯的人,却在此刻突然大胆起来。
想要离这光芒更近些。更近些。更近些。
仔细看着冷佟的侧脸,挺拔的鼻子,细长的眼睛,飞入刘海的浓眉,薄薄的嘴唇。眼睛一直注视着荧屏,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在偷看他。他不知道的吧。那天他对我说的,“呐,阳光那么好一起出去走走”于我是什么样的意义。是投射到海底的光芒,在那一瞬照亮了整个海域,我无机质的生活也因着他不经意的热情而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以前的只只了。
有什么发生了变化。在我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之后的日子里我的目光就开始追随他了。每天早早来到学校,然后坐在椅子等到七点二十,他会准时的推开门走进教室。一路走过来和同学打着招呼,然后走到我的旁边。
深吸一口气,笑着对我说,“只只,早上好。”
中午会一起去食堂吃饭。通常买完饭我都会去找坐的地方,他则会为我买水去。
课间自然就是闲散的随意聊几句,因着我们的爱好不同,大多时候都是我在听他说话,很奇妙的我听不厌倦他也说不厌倦一般。怎么会。怎么会有那么多话可以说呢。
放学后因为回家的方向不同所以也只是简单道声告别,而他总会孩子气的冲我点点头才会转身离开。有些时候,他会莫名其妙的回过头来,然后突然对上我的视线,似乎有些发窘的红了脸,就又转身慢慢走开。而这个时候的自己总会特别的开心。
晚上临睡前会互道晚安。周末偶尔一起去杂志上推荐的餐馆吃饭。或者陪他去徐家汇买衣服。
莫名的,我竟然就这样与憧憬的他这么要好起来。是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
只只小心翼翼的把左手抬起来,“想要摸摸他的手,好像和他更亲近些”这样的想法是如此的强烈,驱使着只只鼓起了全部勇气。
30厘米。
20厘米。
10厘米。
只只轻轻的试探性的覆上冷佟的右手,冷佟好像惊动了下,原本有些冰凉的右手渐渐有了热度,身体有着浅浅的颤抖。“会被讨厌的吧。会被甩开的吧。就算如此,那也要把自己的心意传递出去。嗯。一定要。”只只不停的安慰自己,明明因为紧张害怕身子颤抖的几乎要滑下椅子,还是故作镇定的保持原来的姿势。
似乎过去了很久,似乎也没有过去很久。冷佟移动下了手,手从只只的左手里面抽出来。只只满心紧张又难过的想,“终归还是被讨厌了啊。”这样想着的只只低下了脑袋,庞大的酸意从胸腔里面渗透出来,只只的手都凉了。
“无法再看到他对我温暖的笑了吧。”
“不能再和他出去吃饭了吧。”
“再也不能以朋友的身份呆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了吧。”
所有的负面情感从身体的各个角落伸出枝桠,缠绕住只只的身体,眼泪都要掉下来。
而这时冷佟抽出去的手复而握住只只的手,紧紧的握住,仿佛是抓住他最重要的宝物一样。只只噙着泪看了冷佟,发现冷佟僵硬的坐在椅子上,似乎在努力的掩饰着什么,露出来的双耳通红通红。仔细一看,原来冷佟的整个脸也红了,却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坐姿,不解释也不歪过头来看只只,直直的盯着屏幕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有力的握住只只的右手又说明了什么。
只只的眼泪掉下来,带着微笑无声的哭了。
“我真是太幸福了。能被你这样温柔对待的我真是太幸福了。”


对着那个肯定在偷偷看自己的冷佟,只只温柔的笑了起来。
果不其然,对方的脸更红了,握住只只的手报复性的用了用劲。
只只笑笑,也学着冷佟的样子移开了视线,直直的盯着屏幕看。


有什么,在胸腔里面慢慢成型。


P.S.
是根据好友小染写的《夏只只不在家》创作的同人。原谅我的拙劣文字写了这么个短篇。完全根据自己的喜好随便写了。其实原作俩人不是这样的拉。不过没有关系吧?我任性的写成甜文没有关系吧?
点头。小染。你喜欢就好。
嗯嗯。如果大家对原作感兴趣我回头可以考虑贴出来。(我再要授权
呐。同时也是给米娜的圣诞礼物拉。(喂喂不是只给小染的礼物。(这个无所谓吧反正都一样拉(你是BAKA么

Edit Comments(1) trackBack(0) |

Page up▲

21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Mon) 22:00

半暖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早上推开公用教室的时候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吓得我以为“难道今天不上课了么昨晚怎么没有说呢?”
歪头站在原地在“要不要现在回宿舍睡觉”与“或者去教室自习下计量经济学比较好吧”之间徘徊着。
明晃晃的灯光把本就明亮的教室照的有些刺眼,虽然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甚至连手都放到了门把上,终归还是向前走了走,找到个靠后的位置坐下。
放下挎包,取下围巾搁在桌子上摆成一小团,然后把脸深埋进去,闭上眼。

上周就没有回家。整个人窝在宿舍里面。不出门也不去上课。
日日睡到12点起来,打开电脑开始浏览网页看视频玩游戏和人扯淡。中午饭一般都是不吃的。也不觉得饥饿。只要买两瓶矿泉水就可以混过整个下午。宿舍里面的人也极其萎靡,起床时间和我大抵相同。除去热爱学习的L和麻园,其他人都和我一般不到中午是不会起床的。
整天的维持同一个动作。坐姿慵懒的坐在床上,双手一直搭在小桌板上,带着眼镜长时间的盯着屏幕看。
常常没有任何倾向的点开QQ又索然无味的把它关掉。
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看着在线亮着的头像,打开对话栏,试着输入一些话语,打了几个字又迅速把它们删掉,再关闭所有对话。
10分钟。30分钟。50分钟。
这样的动作周而复始的发生。
有时候会看到你在线上,想要自然如昔的和你对话,却发现自己的手指僵在键盘上面,甚至有着轻微的颤抖。
何况自己也没有从之前的情绪里面走出来,没有任何话可以对你说,仿佛是从身体深处就已经干涸了的仙人掌,面对狂暴粗糙的风沙无法再分泌一点汁液来抵御,我也同样无法再带起微笑的模样面对你。

上网的时候无意去了ZHOU的博客。算来也算是旧识。高中在中国博客写日志时遇见他的,相处也是稀薄,无非看了看对方的日志偶尔简短的留言,无他。更何况那时的自己沉默寡言,不愿也不想与他人有过多的联系。
是慵懒或者凉薄也好。到现在也是这般。与朋友的关系总是不咸不淡。
间或想念,更多的时候是“自歌自舞自开怀,且喜无拘无碍”的状态。
很容易与人亲近,却无力去维系相识的情意,任它自在生长,大多无疾而终。
像是我生命中出现过的那些面孔,有多少是依稀记得模样却无法顺利念出对方的名字,还是消失在时间的洪流里。
与ZHOU也是如此。几年里虽然断断续续的看过他的几篇日志,若不是今天随手打开他的博客,或许与他也是这样断了通行道吧。
看了近20多页的日志,发现他似乎还是若干年前的他,才华横溢,思虑深沉,为人温柔。
仿佛当年看到的那个模样清秀穿着白衬衫的他一点都没有变。

貌似是上周五,还窝在被窝里面看视频的我看到L拿着两盒蛋糕进了宿舍,略微掠过他一眼继续看君展的我并没有太在意什么。直到他把蛋糕盒子放在我的小桌板上,没有任何表情的对我说,“给你的。”
我这才从屏幕上转移了视线,抬头看他的时候发现他带着黑色针织帽却露在空气中的双耳冻的发红,心中一暖,拎起袋子对着他笑了笑,“谢了啊。”然后就当着他的面开始拆盒子开始大快朵颐。
或许是中午没有吃东西的缘故,或许是冬日里寒冷冻的我有些发抖的缘故,或许是其他的什么。
貌似有什么酸意充溢在眼睛里面。小白的我想着“嗯嗯,真好啊,还会有人给我买吃的,什么时候能交个这样的男朋友就好拉。”
偶尔的,也想要被人这样在意着放在心上。
笑着问L,“怎么?和你老婆去吃蛋糕然后顺便给我买的么?”
“没有啊。就是想买给你吃而已。”L听了之后照样该干嘛干嘛的坐下开始看杂志。
“难得,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大口咬着巧克力核桃蛋糕的我幸福的眯起眼。
呜呜,果然人在饿的时候什么都好吃啊。

这是早上的梦。
大概是与众多朋友一道穿过的园林,天空无比晴朗,是一个春天的下午。
穿过繁复的山道,来到一座木制小楼,看到他们熟悉推开门的样子应该是常来的聚集地。
是间很普通的房子,摆着三三两两的椅子,一个圆桌。角落里面有着绿葱葱的植物。
看到两个穿着白色军装的男生很熟络的和我们聊着天,聊天的具体内容不记得了。
貌似你在我们当中,又貌似不在。
唯一清晰的记忆上,上了楼梯来到阳台的我,看着阳台上面晒着的几件皱巴巴的衣服。
不由的走上前去用手把衣服上的褶皱捋平,抻展开衣服,闻到空气里面淡淡的洗衣粉的味道。
是我做过很多次的事情。之前与你住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若此。
洗衣机洗好衣服后发出“噜噜”的声音,从衣柜里面拿出几个衣架,把衣服挨件拿出来,铺展开晾起来挂在阳台上面。曾是那么自然而私密的一件事,只是这么简单的为你晒衣服,就让自己有着“我还真是幸福呐阿鲁。能为喜欢的人做这些事情。”的感觉。
梦里的自己想到现实里面的这些记忆,忍不住笑出来,胸腔里面那些零散的美好仿佛在慢慢成形,聚成暖暖的一团棉花。
微笑着的自己透过衣服之间的空隙看到阳台外面无比清澈的蔚蓝天空。
阳光从云层间漏下来,那么调皮的就落在我晒衣服的手指上。
一切都那么好,如同真的在发生一般。

听到陆陆续续进教室的声音。从围巾里面探出脸来,看到你在上课后才进来教室。
坐在我左前方空着的一排椅子上。确认了你的位置,看了你30秒钟,又复而把脑袋埋在围巾里面睡觉。
我听到自己骨骼相互碰撞的声音。清冷的声音。

隔了一周又看到你。
这样就够了。

Edit Comments(3) trackBack(0) |

Page up▲

15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Tue) 17:56

再见,时光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SHITO:呐呐 圣诞节一起过吧?我们去吃饭看电影怎样?可不能赖掉哦?你可是九月就答应我的哦?

出木:之前那个可不算啊圣诞我想清静一下。

SHITO:啊……好……好吧……我知道拉><
你说话不算数哦 不过算啦 不想和我出来也没有办法呐 那么以后再约吧 你不会是因为是我而不愿意的吧?

出木:那天我谁都不想~就想等圣诞汉化补丁玩通宵~可不是胡说

SHITO:嗯。我了解拉。只是本来很期待的说不过也想到你会拒绝了。所以也就还好没那么失望。没事没事。我再约别人好了。

SHITO:不过还是有些在意。只是想要和你吃饭都不信么?不会耽误你很久,我只想那天和你呆一会儿。

出木:不太好吧,你清楚的。

SHITO:其实你还是在推开我啊。嗯。不多言。伤人伤己。我以为我们能重新要好大是我自己的天真吧?丢失的再找回来已不是它原来的模样嘛。我会调整到接受“我和你只是普通朋友见面聊天就好”这个事实的拉。嗯。大丈夫。

出木: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不多嘱~

SHITO: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出木:你淡定点。我没有怪过你。只是说出的话就是既定事实。你也不是不懂。

SHITO:可我们不是和好了么……不……我只是在平息自己有点慌张的心情而言……没什么

出木:和好是有其上限的。“普通同学”这可是你上次说的,也是我能接受的极限。为什么每次和跟你不说到这个层面你就不明白还是不想明白呢?

SHITO:我以为通过努力是可以再次要好的。想从普通朋友开始。我我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也只能容忍我那么多。嗯。还有想说的。如果。如果真的觉得讨厌我或者恶心。请告诉我。我宁愿接受你这厌恶因为不要你虚假的温柔。我只希望,你对我的情绪都是真的。

出木:我觉得你是一个不笨的人,什么程度你心里肯定有数。

SHITO:我知道的。嗯。这样其实我应该觉得幸福拉。一点点总好过没有。终归是自己的问题。不能有希望。嗯。不要有希望。

Edit Comments(5) trackBack(0) |

Page up▲

03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Thu) 10:24

小小的皱起来的脸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上午下课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自己的桌子上放着你送L的CD。
想来也是因为昨天L又用我电脑玩耍之后遗留下来的吧。
是梶浦由记的某张专辑。是我们一起在广州淘来的。

是到广州的第二天。还是在夏之樟树分泌着青涩汁液的季节。
在你的房间里面与你一同自然醒过来,微微脸红着抱着你睡觉,看你不排斥的样子就大胆的在以后的日子里面都这样了。
早上你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右手还搭在你的胸前,整个人几乎是紧紧挨着你。
你神色自若的起身,与我聊着昨天看的视频,带着我熟悉的笑容和明亮的眼神。
你的妈妈早就准备好早点,是刚买回来的热乎乎的叉烧包。乘热吃掉的感觉还真是好,叉烧的甘甜还留在齿间。
有时候也会按照我的喜好买来面包或者蛋糕,都是大学里面的铺子里面买的,很是新鲜。
记得小时候在云南,家里也是在大学里面。我最喜欢的事就是上着幼儿园就偷偷溜出来,跑到校园里面买虎皮面包,然后蹲在金鱼池边上啃一口面包再继续逗金鱼玩。
所以看到那么熟悉气息的食物的时候,不由的感觉特别亲切。

我们穿过夏日的校园步行到地铁站。我很喜欢这个校园诶。高大而繁密的热带植物,满眼都是好看的绿色。
走在树荫下面会感觉到闷热到汗黏黏的粘在身上,广州的夏天还是只有在有空调的地方才会舒服一点,但就算如此,我也不知为什么的那么喜欢这个城市。也许是因为你在这里长大的缘故.
广州的地铁也与北京的地铁不大一样。感觉更现代些。装潢很IN。虽然空间略显狭窄,却相当人性化,地铁里面就有各种小店。洗衣店,7-11,报刊亭。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很有生活的味道。
计价方式也与北京不同。票价是与目的地的距离成正比的。而在北京则是统一的两元一张。

坐了地铁去我们要去的CD店。我像发现宝藏的孩子一般开心,有极其丰富的外文CD,而且大多是打口不明显的碟,甚至有些就没有打口的痕迹。也是当时和你聊起想要买碟后你所推荐的“一定要来哦”的地方。
于是就搬着一个小椅子坐在高高的两大排的CD架中间,带着兴奋的心情的我估计连眼睛都亮了8个度吧。
埋头发现了很多一直想买的原版CD,因为价格的因素之前不舍得割肉买下,现在终于可以大呼过瘾的搜罗大量的CD了。
一般来说,这家店买的CD的价格要看店主识不识货了,也就是他认为这张CD是否是热门的。
所以也会有以很低的价格买下你心仪歌手的CD呢。你说起这个时候一副“赚到了”的表情,“我才以60买下遥丽的原版碟哦一般都要买200以上的拉”。
翻翻捡捡搜刮了大概10多张碟,加起来也不过300元而已,平均下来也就是15一张。
抱着大大一包打口碟的我,笑着对你说,“诶诶,来广州这趟真是赚翻拉。”

然后你在翻碟的时候看到了梶浦由记的碟,也正好是L的心水之物。你也没有想很多就直接给L买了一张。
“嗯嗯,既然L那么喜欢梶浦就送他这个好了,就勉强算是手信吧。”你笑着这样和我解释。

于是我此时在远在广州2400千米外的宿舍里看到这张CD。已经是隔了3个半月的物是人非。
它貌似没有被L收拾起来,碟的封面被水浸泡后有略微的膨胀,留有不同程度的水渍。
看着它仿佛是皱着小小的脸一般,那么邋遢,那么肮脏的它,此时就放在我的桌子上面。

多么像啊。
多么像我啊。

心也在这一瞬被我盛夏过于美好的回忆击垮。
没有过的。没有过和一个男生这般亲密要好,哪怕是以好朋友的身份。没有过和一个男生这样直接露出我柔软的肚皮,卸下所有的伪装,只是在一起就会感到生之愉悦。没有和一个男生倾诉了自己的最晦涩的回忆。没有过和一个男生可以在春风的拂晓下坐在街边就开始吃7-11的定式午餐。没有过和一个男生在超市里面商量着给家里买些什么东西,仿佛是在一起生活。
原来和你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如走马观花般涌上我的脑袋,那么多的回忆占据了血管里面的每一个角落,像是要把什么深植在我的身体里面一样。是春天里疯狂生长的绿色植物,努力的把自己的根茎扎入大地,几乎都抵达心脏。
于是我的想念不易察觉的溢出来。
想要见你,想要见你,想要见你,想要见你。

目前和你焦灼的局面依然无法打开,而你仿佛是狠心不想再和我有任何来往一般。
所以每次看到你都是混合着甜意与疼痛的毒药,明明知道是不可接近的存在,还是一次次的靠近,这样的饮鸩止渴。
知道你或许讨厌我,或许再也不想和我成为朋友,而我还是想要努力的挽回因为幼稚孩子气犯下的错误。
默默对我说,其实都是你自己心的问题,放下了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所以放下吧,放下吧。
我拼命摇着脑袋,不是出木我不要。

还是自己的问题吧。沉浸在和你的回忆里无法自拔,那些我得到过最美好的温暖,你让我如何放下。放下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小小的皱起来的脸,那么邋遢,那么肮脏。
原来就是我的脸。


Edit Comments(1) trackBack(0) |

Page up▲

Designed by mi104c.
Copyright © 2009 少年病, all rights reserved.
11 | 2009/12 | 01

sun

mon

tue

wed

thu

fri

sat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Page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