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8(Mon) 15:29

未拾花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我以为未拾花原来还一直停留在原地。
我以为已经可以扔下对你的喜欢。
也只是我以为而已。
不过是一条小小的短信。
无关其他的事情。
你询问我。
今天有事情住在宿舍,睡你的床可好。
大脑发呆了二十又四分之一秒。
终于恢复正常。
连自己都不清楚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简单回了你“好”的了。
好像刻意忘记的很多事情铺天盖地的覆盖了我发呆的脸。

你和他很要好很要好形影不离。
你会周末陪他去他想去的地方。
带他吃饭带他逛街带他玩游戏。
他的小小感冒你也会紧张不已再三的询问“今天好点没有”。
而他也只是简单的回答“昨天你不是问过了么已经没什么事情了”。
带着不易察觉的骄傲口气。
他五月份的时候告诉我你们这学期要开始到外面租房住。
他在向我炫耀他的幸福,嘲笑我的怯弱一样。
那节体育课的阳光温暖的抚摸着我的皮肤。
我却不停的发抖、发抖、发抖。
明明是晒的我都闻到头发烧热的味道可我怎么还是那么寒冷。
眼睛红了又红。
只能一遍一遍的看天不想在他的面前示弱。
你选择的他是多么的犀利的孩子呵。
如此敏锐的发现我对你的喜欢抓住我的痛脚毫不留情的打击。
他无数次的用各种方式宣称你对他的特殊。
也成功的发现你对他真的是很好很好很好。
你们的亲密无间没有我的空隙。
一点都没有。
而你对我也不过是普通朋友那样。
最多一起去食堂吃饭。
更多的事情不会和我分享。
我才恍然大悟原来你已经被另一个人占据了太多的时空。
知道你也许会喜欢他我嫉恨的毒蛇让自己不想再和你一起。
我胆小的扔下对你的喜欢。
努力去讨厌你去疏远你排斥你。
我努力的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是半年。

而如今被迫醒来。
原来我以为自己把对你的喜欢扔在了坐过的公车上。
却忘记了自己最后还是不舍的把它带下车好好的保留起来。
我的自欺欺人。
我的幼稚天真。
我的无能软弱。
都给自己编织了出一片墨湖。
我躺在床上看着你短信的寥寥数语。
莫名其妙的掉了眼泪。
真是奇怪。
有什么好难过的么。
我。

上学期胃疼到不能上课的时候。
你曾发短信温柔的问我。
“还难受么要不要我找药给你吃。”
后来你把胃药递给我的时候我欢喜的像只小白。
我乘机借口说冷和你要了你的外套。
其实也只是很普通的藏青色的运动外套。
薄薄的一件。
想着你的温度原来是这么多是这样的暖和。
满心的愉悦和兴奋。
我得到了你的温度。
这样是不是就够了。
可贪心的自己后来把你的外套偷偷占据。
假装忘记还给你你也没有再和我要。
而这外套就一直安安静静的放在我房间里。
我天天都在看它。

我就像个敏感的少女一样收集喜欢你的零碎的证据。
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袋子早就被铁丝刮坏。
所有的东西一点点的漏掉。
现在我才发现其实我什么都没有。
我以为的我们的交集并不算是什么。
不过还是常见的两个旅客。
或许曾在同一段旅行中一起走过。
而我们的目的地不同所以早晚要分道扬镳。

而我还是比自己想的还要喜欢你。
看不得你和别人的亲密。
宁愿扼杀对你的喜欢也要在自己的墨湖中种植一个你。
那个你谁也不喜欢。
就像之前的你。
没有谁对你是特殊的。
我和他是同等地位。
而终究我还是醒过来了。
我居然悲哀的为你能和我有多一点点的亲密而高兴到哭了。
我真的是笨蛋。
大笨蛋。
喜欢你的大笨蛋。

Edit Comments(4) trackBack(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