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Sun) 19:46

SECRET WISH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起]

SHITO
13-FEB-2009 19:37
明天我们出来玩吧。陪我去买漫画买漫画。

出木
13-FEB-2009 19:38
好。

13号和朋友到乌巢吃饭的时候就一直在踌躇。想着第二天该如何把你约出来玩。其实这是早在春节时候就在心底徘徊的答卷。难得的,你的寒假是在北京过的,这样稀少的机会怎么看都是对我的恩泽吧。所以自己绝对不能放弃。如果可以的话,如果我足够幸运的话,就让我可以在这一天里能够独占你的一小部分时间好了。
虽然犹豫了很久也有想着“这个日子约你出来是不是太暧昧了,你是否会察觉什么,还是选择就这么过去比较好吧”,但最后还是短信了你。忐忑的,带着孩童般的期待短信了你。
“如果没用努力过就直接弃权比赛的自己,以后一定会后悔的。”自己是这样真切的认为。
收到你回的短信的时候大脑空白了大概几秒。无法言说的喜悦充溢着全身的细胞。宛若进入深林空谷,俯首皆是美景。看到山间的清流,不知名却异常好看的花朵,层层叠叠的枝桠带着独特的美感。
我庆幸自己的勇气。
因为你说的是“好”。
你几乎在1分钟内给我了答复,仿佛没有想过多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很豪爽的答应了我的约会。
无论你是怎么考虑的,无论你是如何看待我在这个微妙的日子约你出来玩,对于我而言,你的答复已是全部的肯定。
肯定了我的喜欢一样。
肯定了我喜欢你的意义一样。
那么,因你而波动的变幻无常的心情也就得到了它们应有的回报。
如同童年时候的我们,总是努力做好自己喜欢的某一件事情,然后把它展示给别人看,希望得到他人的肯定。

“我可以喜欢你么?”
“好啊。”
“那你也要喜欢我哦?”
“好啊。”


[承]
尽管约的时间是下午4点,自己还是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开始准备我的第一次约会。
要穿的衣服,要用的香水,要带的包。
灰色双排扣风衣,宫廷白衬衫,深蓝色仔裤,银色鞋子,条纹围巾。
用心的想让自己稍微的好看一些,想让你能够比平时稍微的注意自己一点。
这样微妙的心情是否如实的传递到你那里了。你是否会发现往常无所谓的我变得略微的青涩。你是否会发现包裹在层层武装下面的我的心意。

出去的时候天已略带着北方冬日独有的微醺的红。甚至从未晕车的自己坐在车上的时候大脑都有了些许的眩晕。
说不出来的紧张。说不出的雀跃。说不出的喜悦。
各种情绪的酝酿着实让我醉了。

站在嘉贸门口稍稍期待的等着你,你并未让我等很久。你轻拍着我的肩膀,说了声“喂”。
没有说其他的什么,这样的亲近招呼和举动。拍肩以及一声“喂”。
而自己还是紧张到不行的回头看你,然后又有些忐忑的移开视线。
现在的自己的表情会不会很奇怪。头发有没有被吹乱。衣服搭配是不是不好看。
有些不自然的说着“啊,你来的也很准时呢。”
有些不自然的久违的对话。
你表情却很自然的看着我说,从家里走过来的,还好准时到了。今天的天比看上去要冷些呢。衣服穿的少了。
然后两个人很自然的交谈下去。

“呐呐,你昨天不是说喉咙出血了么。有没有好好吃药?”
“嗯,买了含片来吃,已经不碍事了。”
“到底是怎么引起的啊?听你短信告诉我的时候下了我一大跳呢。”
“嗨,没什么拉。只是吃砂锅米线的时候发现嘴里带了点铁锈味。”
“真的真的没有关系了么?”
“不碍事了。”
“那就好……对了,这两天你在干什么啊。”
“昨天总算把工作方面的资料整理完毕,然后玩了一晚上的战果BASARA。”
“哈啊……一晚上么?你通宵了?”
“没有没有,12点就睡了。只是玩了5个小时而已。”

边和你说着往常的话题,边偷偷的观察你的表情。走在你旁边的我很认真的偷偷的注视着你的耳朵,不知道我的声音通过那个入口传递到你那里听到的是怎样的声音。会让你感到高兴么?会让你想要继续和我说话、不停的说话么?会让你像我这般乐于听到你说话么?
自己的话,哪怕是在这样异常繁杂的空间里面,也会专心的听着你对我说的每一个发音。沉浸在你低沉声音里面的自己想要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东西。
如果可以的话。能把你对我说的每一句都录成卡带保存下来就好了。

在摇晃的车厢里面看着你的微翘的头发。你因寒冷而发红的脸颊。你说着话的薄薄的嘴唇。你握住扶手白皙的左手。
看你入迷的自己在拥挤的车厢里别有用心的微靠着你。
突然的急刹车自己向一边甩去,你空着的右手拉着了我的肩膀,低声说着“小心”。
自己一下子不自然的脸红了。蜂蜜的汁液沾满了我的指尖。仅是如此我也足够开心了。
“你是关心我的”这个事实温暖着二月的寒冬。
或许是因为你右手的温度。
或许是因为你对我的耳语。
或许只是自己的情绪作怪。
这样平淡无奇的事情却让自己感觉步入了编织的梦境里面。那些自己想象过无数次的梦境。我们在一起的梦境。你选择成为我的光的梦境。
知道自己只是在荒谬的妄想而已。
现实是。
我和你只是好友而已。
我有着永远无法对你言说的真实。
哪怕你轻微拍打在我左耳的呼吸让我整个人的温度都升高了几度,哪怕你现在和我的距离几乎不存在了。
而我看不到的透明沟壑也蛮横的刺在我们之间。


[转]

后来两个人去了漫画店。在自己因看到APH的祖国单行本而激动不已的时候,同时看来好友KIRO居然也来了。虽然她昨天有说今天也要来这里,万万没有想到她是来买漫画的。
KIRO很诡异的看着我笑,我不知为何就有了不好意思的感觉。原本还是很自然的气氛被自己莫名其妙的偷换成了青涩的桌布。低头看画册的你没有发现什么。而自己却感觉好像被看穿心事一般害羞起来。想要让朋友也喜欢你。想要让他们也知道你的好。尽管清楚自己的任性,还是希望朋友们可以宽容的接受我的所有情绪。
KIRO也没有呆很久,买了柯南的最新单行本后小小的聊了几句就走了。走的时候右手比划着“V”字形冲我笑了下,带着要我努力加油的意思微笑着离开了。
过几天发了短信给KIRO,坚持不懈的问她对你的初印象。毕竟没有直接接触,只是单纯大看了你一眼的缘故吧。KIRO也只是粗略的说了下,“他样子和你私藏的那张1寸照片上差不多拉。很瘦就是拉。”

自己想要从友人那里得到什么样的回答。或许是“哦哦,你们看上去还是很有情侣的感觉的嘛”这样完全不切实际的回答。
不。不是或许吧。自己确实是带着这样小小的期待希望KIRO是可以这样说的。

晚饭吃的是日本料理。你推荐的农科院附近的一家店。店铺设计成类似榻榻米的感觉。我们坐的那桌旁边的装饰墙上是满墙的带着鱼字旁汉字的灯。柔和的暗黄色的灯光。
在这样环境下吃饭的我们或许在别人看来很奇怪也说不定。毕竟在今天这个日子这个时候出来吃饭的基本都是情侣,像我们两个男生的组合果然还是比较少见的。刚才在排队等号的时候就有这个发现了诶。店里面基本都是甜蜜的男女恋人,店里也迎合了节日的气氛稍微的装饰了下的,让人无法忽视今天的浪漫的氛围。
而对于只是朋友的我们俩只会有着奇妙的违和感。
放在餐桌上面的蜡烛。撒在桌上的几片玫瑰花瓣。菜单上明显的情人节三个大字。
我看着这些东西怎样都无法自在。虽然也有着矛盾的“别人会不会把我们当成情侣”这样讨厌的想法。但还是很担心你会不会介意。
揣测着心意的小孩子我在别人看来或许也带着幸福的微笑,隐藏在身体深处的兴奋的尖叫,有些青涩的表情。
如果别人能把我们看成情侣就好了。

从你和我说话的神情看来你与平时并无不同,大概你并不介意这些事情。我也是在吃饭时候和你聊天才知道的。本来昨天晚上你是和小K约好今天去中关村买东西,谁知道小K突然犯懒死活不想出来,宁愿宅在宿舍里面看动画。
或许是巧合,或许是命运也说不定。几乎是紧挨着你和小K的对话,你收到了我的短信,并决定了和我的约会。
这是天文学上小概率发生的奇迹一般的事情。那些美好到极致的有关星空的各种奇迹。让人呼吸为之一滞的盛大的奇迹。我怎么会这么幸运的拿到了奇迹的车票。

吃了各种鱼类的生鱼片。真真没有想到你会这样的喜欢吃。他一个劲儿的放芥末,结果吃的时候彻底把自己给SHOCK到了。看着你皱起眉头,眼睛湿润的表情,无论怎么看都像是小孩子一般的可爱神情,让自己心里充满了怜爱。
由于人很多的缘故,菜上的一直比较缓慢,这样也好拉。我可以不动声色的、缓慢的和你说话。
后来上了红鱼籽手卷、加州卷、土豆沙拉和天妇罗。自己很推崇加州卷的清新口感所以坚持着你一定要尝一尝。不出意外的你也微笑着告诉我“好吃”,嘴里鼓鼓囊囊的塞着食物的自己含糊不清的说着“那就好”。大概。在柔和灯光下聊天的我们应该也可以成为一幅画的吧。
如果每天我都可以和你这样边吃饭边聊天就好了。

9点多的时候两个人准备回家了。下午明明没有风的现在风却无比的大。风呼呼的扑在我们的脸上。走到车站的路上脸被风吹得发红。耳朵里面灌满了风呼啸的声音。甚至你的声音都有些奇幻感,放佛是另一星球发出的低语一般。我们俩边说“怎么这么冷啊冻死了”边继续走下去。

看着你上了公车。学着你的小动作,对着慢慢远去的你认真的、郑重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
应该是满心欢愉的我却有着各种细小的、恼人的荆棘。
混合着甜蜜与苦涩的心情。
我明明应该是高兴的啊,还是有着无法忽视的孤寂感。从未有过的难过如潮水向我袭来。在冬夜里面无声张开的扭曲的庞大的翅膀。你对我说“很好吃”的高兴神情。你用右手拉着的我的肩膀。你吃到芥末时候皱成一团的脸。你坐公车前答应我到家要给我发短信。
明明都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为什么却有着我在做梦的感觉。这样盛大到温暖美好的梦。

[合]

自己绝对不是冰雪聪明的孩子。对于那天难过的原因想了好几天。和朋友聊天后还是无法填补心里的沟壑。
直到今天。
玩[海猫鸣泣之时]的时候看到缺少母爱的有里亚。寂寞的孩子迷恋着黑魔术,把对母爱的渴望全部寄托在这上面。做出的种种的任性也只不过想要得到母亲的关爱而已。想要妈妈对我温柔的说话,想要妈妈不认为我是麻烦,想要妈妈可以下班回来陪着我,想要妈妈可以抱着我睡觉。
我才明白那天我的难过是什么。
想要你对我说“今天你的衣服很好看,很适合你“。
想要你可以拉起我一直安静的期待着你的左手。
我的难过来源于自己的贪婪。还是想要更多的东西了。
因为不满产生的难过,虽然在心底一遍一遍的低语“你要知足哦孩子”,却没有产生太大作用的样子。

我貌似已经说了很多个“如果”诶。
但还是要说再说一次。
如果可以让你也喜欢我就好了。

“我可以喜欢你么?”
“好啊。”
“那你也要喜欢我哦?”
“好啊。”


Edit Comments(9) trackBack(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