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Sat) 21:17

花眠时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半个月来。反反复复的。断断续续的写了不少琐碎的心情。却不知如何准确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总是踌躇的、犹豫的考虑着自己的措辞。而最后一定会灰心丧气的把写好的一切全部清理干净。

这周明显的感觉到了春意,有时候已是完全感到仿佛夏日般的炎热。自己本来就是怕热的体质,所以也不得不让穿衣轻薄一些。看到大家渐渐换上的春装,自有其清新的味道。而你也在上课小声聊天的时候提起。
“还是赶紧让夏天到来吧。这样才可以穿更多的不同的衣服。”
没有去看你的表情。说着这样话的你像小孩子一样期待的语气。

或许是天气变好的原因也说不定。我接连的被朋友们邀请着去各种地方玩。购物。吃饭。唱歌或者其他的什么。明明之前还一再的和朋友大声宣誓“老子我再也不要宅了。我要出去交际。”而真的约我出来的时候却完全的不想出去。不想见人。不想和人说话。只想自己一个人慢慢的消耗时间就好。自己是真切的这样认为的。
是一年一度的潜伏期。我总要有段这样的日子。完全的从所有人的视线里消失掉一般。只想完全的龟缩在自己的壳里。说不上什么逃避啊自闭啊忧郁啊。压根不是。只是想要远离别人而已。
仿佛是疾病。自己一个人欢愉。一个人逛街。一个人吃饭。虽然想要一个人。但又无比渴望着别人来和我接触。全身的细胞叫嚣着“来找我玩吧找我玩吧”。当对方伸出友善的邀请的手,自己却倔强的扭头不理。的确是很奇怪的疾病。
幸好的是,这样的时期并不会持续太久。不过是我情绪的变异期罢了。等到樱花盛开的时节就会好了。
大概。

上周三是你的生日。其实一直很期待这一天的。期待什么我是不清楚。也许是期待我所未知的那一天吧。结果也谈不上什么失望与否。准确的说。不过是经历了一个峰回路转的心路而已。
那天早上的时候起晚了。慌慌张张的开始洗漱。用心的挑选了衣服。只是想要你能够觉得我有那么一点点好看就好了。抹了甜蜜味道的香水。想着你平时都比较早到学校,我一定要尽快过去把礼物交到你的手里。看了下手机的时刻发现时间不够坐公交了。只好选择了打车过去的自己还是有着莫名的喜悦的。
我只是没有预料到你比平时晚到了而已。看到空空的教室里面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我还以为自己走错了教室。说自己不失望那是骗人的。但也没有别的办法,在后排的你大概会坐的位置安静等着。
然后看到你和L君一起出现在教室门口。L和平时一样,看到我又装模作样的开我的玩笑,“今天你也是这样的萌。喂喂,今天你怎么那么可爱。真的好可爱啊。”夸张的这样说着的L坐在了我的旁边。
而自己只能无奈的在心里面暗骂,“那是出木坐的位置,你这个BAGA把我和出木隔开了。”
你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点了下头就坐在了L的左侧,而我坐在L的右侧。隔着一个人听你们俩又聊起来的经济时事的我只好安静的背着自己手里的四级单词。
周三上午的国际金融是声誉呼声很高但教育质量却平平的院长讲的,对我这种经济学无能者来说哪个老师来讲倒是差别不大,而你们俩个却不能忍受的样子,随便的在下面小声的聊天。
突然听到L问你,“昨天你请那两个女生可得让你的钱包大出血了吧。”
心里一凛。百种情绪交杂。不用问也知道其中的一个人肯定是我们班那个喜欢你的孩子。
你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暧昧的带过去了。
之前尽管一直在说什么不在意和你只是朋友。何况和你聊天的时候你也有说“我才不要谈恋爱。嫌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不够多啊。”
我还真相信了。因为你的这个免死金牌,我才得以肆无忌惮的种植我的喜欢。因为我可以成为你最亲近的朋友。这样我也就足够满足。
而今天我听到的却让自己感觉到了背叛。你明知对方的心意还去邀请对方吃饭。是接纳她的意思么。或许这样无端猜测的自己实在是太无趣不过了。而自己却抑制不住自己的潮起潮落的胡思乱想。
呼吸困难。空气貌似浑浊了不少。听到你的声音都开始觉得刺耳。在你旁边的旁边都无法忍耐。我如同被无数根的小刺扎着我的后背。完全坐不下去了。却听到自己调侃的声音说着,“哦哦,不错哦少年。要加油才是哦。”然后你笑笑并不回应。
心里一遍一遍的大叫,你不可以,你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其实这全是自己的任性。我又有什么权利去要求对方以同样的感情回应自己。本来喜欢就是心甘情愿而已。你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去知晓对方的全部心路。
我去责怪你的不自觉。有时候想到你那些喜悦或者苦涩的情绪。因为你赌气。
凭什么。我凭什么要求你知道我的这些情绪。凭什么要求我成为你最亲近的人。
我都在一厢情愿的抨击个什么劲。

食欲不振。从周三就再也没有好好的吃饭了。周一中午是因为刚上完体育课,什么都不想吃。随便买了两个可爱多和一瓶矿泉水当作了午饭。晚上吃的是照旧的两个肉菜。接下来的四天里。并没有吃好好吃饭。现在想来也觉得不可思议。我居然基本没有吃饭直到周六。一开始的难耐的饥饿感到后来貌似也麻木了一样。
周二中午和朋友去猫眼吃的饭。要了一个提拉米苏。蘑菇鸡沙拉。红烩意大利香肠。晚上吃了一个大大的菠萝面包,一个可爱多,一包花生。
周三午夜在路边的小摊和朋友吃了一个煎饼。
周四吃了两个可爱多。一瓶奶茶。
周五则是一根香肠。一小片切好的菠萝。一个可爱多。
每天都一定会喝很多的水。绿茶和水蜜桃汁最多。以此来充饥。即使晚上回家的路上发现饿了却买不到任何东西,翻遍家里也没有发现多余的零食。想想也就作罢。
记得开学的时候同班的不少女生就对我说。“某某,你是不是又变瘦了啊。”
我摇头,“没有啊,其实反而是长胖了。”
寒假的时候的确是长胖了。因为自己在假期里面无事可做,常常嘴里塞着食物看着动画。同时也因着云南的老家的美食让我胃口大开。每一顿都吃到我吃不下为止。吃着各种美食的时候总有着莫名的满足感。哪怕就是看着食物以一种热腾的姿态摆在桌子上自己都会觉得心情好起来。那段日子里面自己确确实实的胡吃海塞来着了。
想想也是。自己从来都是极端的人。或许是因为自己某方面的笨拙,总是掌握不好平衡的要领。无论是什么事情。

所以当时极端的我。把存了4个月来你发给我的900条短信全部删掉。看着缓慢增长的进度条自己不止一次的想要停止。想要坚决的远离你。平息所有的情感。眼睛有些发红。只能不停的低着脑袋。努力的抑制那些微的哭意。
“想要哭的话就哭吧,不要让自己难过。”当时发短信给姜的时候她这样告诉自己。
可笑的是。那天中午M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让我觉得自己之前的难过就像是闹剧一般。
其实你是被那个女生邀请出来吃饭的。
但就算是如此,而自己仍是不免怀有芥蒂。因为孩子气的自己还是想着你完全可以用各种借口拒绝掉对方。如果不喜欢那个孩子还用着暧昧的温柔对待对方的话,就真的太残酷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希望你是一个即使不会喜欢对方还会继续和对方以朋友相处的人,还是一个为了避免不让对方产生希望而决绝的疏远对方。
哪一个更好。我想不出来。
我也无法更好的面对你。我需要足够的时间想清楚自己该如何继续自己的喜欢。

去年初夏的时候在阳台上中了紫苏。在阳光的照射下,它们日渐成长。但7月的时候风把其中最高的紫苏给折断了。虽然妈妈告诉我,“不可能活过来了。把折断的部分剪断吧。这样折断的地方还可以长出新的枝条来。”而我却犹豫不决,始终没能剪掉断枝,因为断枝上面的小叶子看上去仍是那么的生气勃勃。可是过了几天,我发现折断的紫苏因为承受不了自己的重量而痛苦的摊在泥土上。
所有的喜欢都会平息。
我从一开始就是报着“什么时候不喜欢你了就什么时候停止吧”的想法。之前热切的对你的喜欢仿佛就是假的一般。更多的是平淡的潺潺流动的感情。
其实我的喜欢从开始就应该坚决的剪掉。因为我们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对你的喜欢就是那被风吹断的断枝。我的犹豫不决只会让自己更难过。尽管默默一直告诉我不要喜欢直男,而自己总是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犯同样的错。
从那一天起开始避免和你接触。不和你发短信。不主动和你说话。取消对你隐身可见。甚至跷课不看到你。
而你也真的做到没有和我联系。短信从周三之后直到这周四的时候才发了过来。我当时看到你的短信也没有觉得开心。简短的回了你。

这一次我没有再保存你的短信。


Edit Comments(2) trackBack(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