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Tue) 00:33

Que N'ai-je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完全的。想要放下你了。
不知是第幾次下決心做這件事情了。
“要壞掉了。”
不知是第幾次峰回路轉的心情了。

儘管和你的交往往往都是有著周期的波動性。要好兩個月之後就會有近一個月的情緒低谷。
這次亦是如此。只是我已經沒有想要走出去的欲望了。
一次一次的。被你不間斷的打擊著。
儘管你都會一周一次的頻率發給我短信。簡單的或者只是順便的問一句無關緊要的事情。也不會再因為你發短信來就開心的不像話了。即使你上周發短信約我考試完一起吃飯也只是高興了一下下。
好吧。我承認當時我是有點眼睛發酸。但也就那樣了。
過了之後也就一如既往的冷清著。你約我吃飯之後我以為我們的冷戰結束了。(我單方面認為拉
結果發短信給你你依舊是寥寥數語。多數時候是直接無視掉的。
就和我們最近的相處模式一樣。莫名其妙的就開始相互的不說話。
是我先開始的吧。上上上周的體育課沒有理你。你也沒有主動過來打招呼。想來當時完全冷淡你也是想著“你來和我說話吧你和我說話我們就繼續熱切的要好下去”。
也沒有怎樣。很平常的。你一如既往的和小古說話。
看來對你來說,能否和我接觸、交談都是可有可無的事情。而對於我向來都是值得在意的事情。
這樣的對比總會讓自己覺得自己無比的犯賤。

體育課之後的日子里我就開始完全的無視你。見到你不言語。你也很配合的只和別人說話。偶爾眼神碰到我也就迅速掠過去。仿佛沒有看到什麽一樣。當時你的態度著實讓我氣苦。感覺到每一條疼痛的脈絡都深深的扎在心室壁上。
像是抗戰一般。我也就停止了和你的全部聯繫。雖然那個周末跑去後海玩的時候又開始忍不住的和你大量的發著短信。而你很神奇的稀稀疏疏的回我。到後來乾脆就不回了。
或許是自己太敏感也說不定。只是你不回短信這個事實就足以打擊我所有想要親近你的勇氣。於是我膽怯的逃開了你。
等到周一的時候和L同學聊天才知道原來你跑到他家去玩了。原來如此。原來對於你而言,和別人在一起玩還是比我要重要很多。儘管我不是你什麽人,可我對於朋友這件事一樣有著很強烈的獨占欲。雖然無數次的罵自己“你是人家什麽人,他幹嘛要什麽都告訴你”,而自己卻會控制不住的嫉妒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個人,會控制不住的想要你告訴我你的事情,會控制不住的想著你的事情。
當時得知你整個周末都泡在他家玩的很HIGH。我不清楚這是不是你不會我發出去那么多短信的原因。
基本是下意識的。刪掉了你全部的資料。
你的手機號。你的短信。你的照片。你的QQ號。
之後的兩周裡面我直接從你的世界裡面逃走了。以至於你上周還短信問我“最近你怎么神隱了”。苦笑著回答了他“我入定了。不聞天下事了。”
又如何能告訴你我的理由呢。在別人看來或許就是很糾結很愚蠢很無聊的原因吧。可我就是因為那么小小的事情而逐漸堆積出我們之間的壁壘。

後來好好想了想也是。我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就算再怎么火熱的每天發短信扯淡。突然間偃旗息鼓也是正常的。換作是我的話我也同樣不會有任何的反應的吧。
所以。不是你的事情。

奇怪的甚至說是尷尬的相處模式一直存在著。你可以如往常一般在網上和我QQ聊天。(你已經是陌生人的身份了)卻貌似無法在平時看到我的時候主動過來打招呼。當然,我也做不到了。現在的我只想從你的世界裡面消失掉。你能不和我說話我就無比高興了。這樣至少不會在你和我說話的時候,心里面疼到幾乎要在你的面前崩潰。一如這幾天的考試一樣。盡可能的坐在看不到你的位置上。結束考試迅速就走,無法看到你的身影,無法聽到你的聲音。你的任何一個細節都足以讓我的防禦潰不成軍。

心涼了盡一個月。想來都覺得神奇。之前我們還能那么親密的在一起,怎么到了這個月就突然這樣了。是自己的問題吧。彆扭的無法正常的和你說話。自然而然的就和你斷了聯繫。
已經沒有甜蜜的心情了。完全不敢回想之前的我們在一起的事情。
我甚至想要放下你了。本來我也從沒有希望可以從你這裡得到回應。能夠成為你的最要好的朋友已是我的全部願望。而現在我顯然還不是。在我前面的還有L和小K。我只是那隻在球場上坐冷板凳的替補隊員而已。

也沒有力氣和勇氣去接受更多的難過了。我并不是無堅不摧。儘管我的難過都是我的敏感帶來的。
每一次你不回我短信或者無視我都在我快要愈合的傷口上重新重重的撕裂開皮膚。
這樣我永遠都好不了。

請你狠狠的傷害我吧。
傷害我到再也喜歡不了你吧。

* Que N'ai-je 是写日志时候一直在听的歌曲。Que N'ai-je的意思是献给特蕾泽。


Edit Comments(0) trackBack(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