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Mon) 10:01

如果这就是棉花糖效应的话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大概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吧。之前的尴尬情绪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我们只是去后海吃了次饭,就恢复之前的全部状态。能够随意的聊天,能够抬起下颚对你微笑起来,能够在走路的时候存了小心思的靠近你。
或许是新生也说不定。经历了整个化蝶的过程,小心翼翼的用蝶丝包裹住自己,用看似坚硬实则脆弱的蚕茧保护着不安的心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等来了我们再次花开的时节。
是小小的熏衣草。淡淡的紫色。却成片成片覆盖在我们的平野上面。如此的清新。

其实在上周四考试结束之前我们都还有些奇怪,却在当天去后海之后莫名的全部消失了。
在后海闲逛吃饭那天并无新事。只是去了你推荐的粤式茶餐厅。然后吃饱喝足之后在什剎海里面逛荡。除了多了一只100瓦的大灯泡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
“有了灯泡大概我们就不会尴尬了”。
“啊啊,这个灯泡好讨厌让他回家吧”。
这样的矛盾心态还是有的。
坐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我们居然又可以就GAL游戏的定义争辩起来,我们旁若无人的进行拉锯战,各自摆出各自的论据,试图说服对方却又不能。旁边的灯泡少年看我们的激烈讨论不由的苦笑。
最后还是我扶额说道,“好吧好吧,我们的理解完全不同。暂时无法取得共识,这个议题回头商榷。”
你没有太多表情的点头说好,然后问我你渴了吧。顺手就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果汁。
看着这瓶果汁,微有点心生百感。之前要好的日子里我们出去的话,你也都会为我准备好水的,还以为你对我终究是不同的。而显然不是嘛。因为灯泡少年手里拿着和我一样的东西。
我是明白的拉。你对你的好友都是那么的在意和体贴,并没有对谁特殊。我也是选项中ABCD的一个罢了。
只是这样而已。以前我还是妄想了,想要从你的手里得到更多了。没想过你其实也就只能给那么多。
现在自然已经释然了。不敢多想。老老实实的呆在你的身边就好了。
这也许是进步也说不定吧。

在后海里面看到了有卖棉花糖的摊位。几个孩子边闹着边排队让父母买。
几乎是跳着过去。嘴里嚷着“我可是看到棉花糖了哦。出木你得给我买哦。”带着明显的笑意。
你缓慢的踱着步走过来,在我的左侧停下,和我一起看着橱窗里面师傅是如何神奇的裹出一个大大柔软糖果。兴奋的和你说着,“真的是无比怀念诶。我都好多年没有吃这个东西了。嘿嘿。我迟到了一个月的儿童节礼物总算到手拉。”
“棉花糖啊。没什么感触。也的确是许久不吃这个东西了。”
“感觉很好啊你不觉得么。”
“还好吧。”
说着说着就轮到我了。因为前面几个娃的糖果都是其它形状的,我很在意的和师傅一再强调“我只要圆形的只要原味的拉”。然后像个孩子一样咬着嘴唇安安静静的等着自己的糖果。等待的也不仅仅是糖果而已。连同我们真空期前的约定一起,在我的眼前一点点的成型。在橘黄色的灯光下面,看着棉花糖一点点的长大,变成一个饱满好看的圆形。
当师傅把糖果递到我手中的时候,棉花糖已然可以完全把我的脑袋遮盖起来了。我拿着它就开始傻了吧唧的笑,是夜晚的缘故吧,让自己可以这样完全的放开所有的情绪。
灯泡少年看着我说了句,“给你照一张吧。”

站在后海的人潮里面。拿着糖果的大儿童的我,有些羞涩的看着镜头。你会不会也在看着我呢。
看着我就好了吧。看着我用脆弱的茧掩盖的所有的情绪吧。
我捏着棉花糖的木头棍儿的手指有着些微的潮湿,不知是紧张还是不安的缘故,手心里面全是汗。
喜悦的。难过的。苦涩的。愤怒的。懦弱的。
这些阴雨天里面的全部情绪都在此刻混合着发酵,相互交杂一起,让我无法正常的对着你们笑起来。

“看好镜头哦。一。二。三——”

我多么希望是你帮我拍的照。
我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多一秒种留在你的瞳孔里面。

Edit Comments(5) trackBack(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