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Fri) 20:15

枝桠在头顶盘旋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大概。
大概又是我误会了什么。
以为你对我的好对我的笑对我的温柔都是我于你是特别的标志。
还是自己误判来着。

暑假时候住在你家的时候我曾做过几天的兼职,恰好那几天你也有事要出门,回家的时间不确定。所以你把钥匙给了我。
当时激动兴奋的我想着。
这就是不一样了吧。毕竟是你家里的钥匙。这般放心的给了我。怎么说也是一种暧昧的表示。
出门时候傻了吧唧傻乐的我忘记问你为什么要给我,在坐地铁的路上才想起这个问题。
迫不及待的就想要快快结束兼职回家问你缘故,一定要你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可我还是忘记你向来最会打太极了。
你只是解释钥匙放在我这里的话你忘带的时候比较方便。
虽然当时是点头同意了你的看法。但事后想来其实你给小K是最方便的。
钥匙放在学校的宿舍里面,怎么看都是最优选择。
嘛。这是你为什么选择了我我就不得而知了。

备用钥匙只有我有,这样的优越感产生也是无比自然的事情吧。
可今天我才知道,其实你让L同学也拿了一份钥匙。
原因是L这周要考证券从业资格证,出入你家复习比较方便,而且从你家去考场也是最近的。
这么看来也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一个有考试需求的好友向你提出这样的请求你答应也是正常的诶。

其实你本来这个礼拜也是要考证的。
很RP的你的考场出现了H1N1,那个考场的考试都延期到了10月中旬。
所以这两个礼拜你本来是计划要好好复习的,也发短信告诉我等你考试完了再来你家找你玩。
我想考试最大,自然得让你好好考试才成,就安心的这半个月不去打扰你。
等到这周一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L同学早在上周六就跑到你家复习去了,还和你约好了要在你家再复习一个礼拜。

是我无理取闹吧。
是我自己闹别扭吧。
是我要求太多了吧。
明明我去找你就是打扰,L在你家你就无所谓。
我不清楚这算不算区别待遇,还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哪怕我去你家玩的时候我们不也是都各自看书复习么。
那和L在家有什么不同呢。

为什么他可以。
为什么我就不行。

这样无聊细碎的心思让自己都觉得厌烦。
如同无数的荆棘的枝桠缠绕在我的头顶。

Edit Comments(4) trackBack(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