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Sat) 23:10

沉眠在宇宙怀抱

故意裝純情的偽文藝少年RP爆發

一个人在初秋的晚上在学校的操场。今天是校庆来的。整整齐齐的一万个椅子就摆放在这里。
上午的校庆大会开了1个多小时,我中途就溜号了。等到晚上来的时候看到满地礼花的残骸。
想来今天也是相当热闹的日子吧。学校里面因为有了归校的校友以及在沙河校区的大一大二学弟们闲得无比热腾。中午还统一给我们发了套餐。虽然这个套餐实在无法恭维,但免费什么的你还能要求什么呢。

晚饭没有吃,所以去了乐天马特买了散装寿司。价格相当便宜,最贵的一个寿司也就5元而已。味道尽管稍微有些平淡,但对于几乎一天什么都没有吃的我来说也算是相当的美食了。
坐在操场上的一万个椅子中一个的我,嘴里大口嚼着食物抬头看着操场上高高的镁光灯。(那那那个是这么叫么我不清楚拉。
寿司蘸着秋风的味道相当清爽。学校正门那里搭了很大的华丽丽的舞台。远在操场的我都能听到那边欢快的音乐。嘈杂的各种说话的声音。回应台上歌手的尖叫。各种声音编织成一个无形的翅膀。让你错觉的以为你也是这般的、这般的快乐。

显然一切都与我那么疏离。目前的状况是。一个小小的躲在操场一角椅子上的我眼泪无声的掉下来。为什么哭。为什么要难过。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是因为这个吧。嗯。因为这个。

之前和出木告白的时候他倒没有太惊讶。他对我说其实我在暑假时候就发现了。
我问他那你不会讨厌我么?真的真的不会讨厌我么?
如果讨厌你的话我为什么还要让你来我家玩呢?
点头想想也是。那、那你可能会喜欢上我么?如果我一直一直努力的喜欢你,你会有一点点的回应我么?
摸着我脑袋的他说,不知道。我的感情是中性的。一切要尝试以后才明白吧。
当时傻傻的我以为这就是我能得到的全部的湖光,能被他这样宽容的接纳的我已经是无比的幸福的了。
可之后的几天却感觉到他在疏远我,是我的错觉么,是我的误会么。
或许他并没有说什么,但自己开始一遍一遍的解读他那天的话。
掩藏在他字面下面的真意其实拒绝我吧。只是他不忍心直接说出伤害我的话。为我留有余地而已。对他来说,我只要和他维持现状继续当我们的好朋友就好了。
“原来他还是讨厌我的啊。”这样负面的情绪在后面的几天里面迅速滚成巨大的雪球。
不甘。纠结。抑郁。难过。全部的情节如同秋雨一般,细细密密的浇湿了我冰凉的土地。
我懦弱的想要逃开他。离开他的话大概心情就会重新得到平息吧。会再次回到我的湖乐园里面的吧。
所以放下他不要喜欢他了吧。我睡在他旁边的时候这样对自己一遍一遍低声祈祷。

毕竟还是自己贪心了。想要更多的好。想要成为他独一无二的人。想要得到他的喜欢。
在和他亲近的日子里面一天天的逐渐成形,又因着他暑假以来对我无比温柔的对待,让自己真切的产生里希望。
他大概是喜欢自己的吧。不然为什么可以让自己在一起的睡每一天给他晚安吻。(只是亲脸颊啦
不然为什么他出门的时候我让他回来要抱他他都不会拒绝。
不然为什么会在某次和他闹不愉快我说“GOMEN”他说“我们还需要磨合的嘛没有关系拉”。
难道真的全部是自己的妄想症么。难道他真的就可以这样包容的对待他的好朋友没有一点反感么。

所以在上周五的时候我和他一切都摊开说了。
出木。我们绝交吧。
身子颤抖着的我几乎想要完全逃开他,声音都显得那么的无力,但还是故作镇定的缓慢的把我的话说了出来。
他问为什么。
我低下脑袋告诉他。因为我喜欢你而你又无法回应我。你之前说的不在意,不讨厌我却都是安慰我吧。其实你还是对我排斥的。我亲近你的时候你都会躲开。
那只是我的习惯而已啊。
心里想着“骗人你暑假的时候明明可以抱着我睡觉的”嘴里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其实也明白自己那天的告白时机还不对,自己再次那么弱智的打破和他的平衡。但已经无法挽回了吧。我只能这样走下去了。
不是习惯吧。我说。出木。你只是太温柔了吧。我害怕的。我害怕我们这样继续做朋友下去总有一天你会讨厌我的。
为什么会讨厌你?
因为我们的期望值不同啊。你希望我们是好朋友。而我希望你能回应我的心情。这两者的感情是完全不一样的。我难免会因为你不自觉的言行受到伤害。当然这都是我的问题。是我自己太软弱的问题。我无法这样继续和你成为朋友。总有那么一天,当我无法承受的时候我们大概会以很不愉快的方式结束友情吧。如果这样的话。

哽咽的我说着。如果这样的话。我宁愿让你记得我的好。
他始终没有看我,眼神放在另外一边,他试图挽回我们的友情。其实没有必要这样绝吧?我们还可以做好朋友的啊?
大概不行。我太了解自己了。只要还和你接触着我就会喜欢你的。就还会让你困扰的。所以就这样好了。嗯嗯。如果可以的话请把和我的联系方式都删掉吧。
这个由我来决定。手机号什么的还是留着好了。
也好。那、那就随你好了。

背起大大书包,带走了放在他家各种东西,想要从他的生活里面真正消失掉一般。
转过身郑重的对他说。那么,就这样吧。出木君,珍重。
他貌似最终想开了。嘴里反复说着。想到什么就去做好了。我支持你。加油。
听到他这样说突然觉得无比委屈。终究还是不在乎我的啊。再怎么喜欢他他还是觉得无所谓的啊。难道我那些日子里因他而堆积成的城堡也只是水月镜花而已么。
原来我还是没有长大。一直都只会自顾自的喜欢一个人。
原来我还是初二时候的那个我。我一直都没有从诅咒的里面逃出来。
原来我还是得不到谁的喜欢。我以为的小世界只是一个虚构的鸟笼。牢牢的把自己束缚在荆棘里面。
这样想着的我不敢再看他,逃也似的从他家伪装坚强的走了出来。
刚走了没有两步,有什么无法抑制的要冲出来,那些饱满丰盛的感情如同爆炸一般的肆意流溢出来。
我再也忍不住的,就这样在楼道里面边走边嚎啕大哭。泪水都迷住眼睛看不清道路。我大哭着走到电梯口就没有一点力气了,滑到在一角开始抱着自己流泪。

是因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哭呢。为什么会难过。为什么会喜欢人。
如果可以的话,不要再让我喜欢谁了啊。
神啊。放过我吧。感情本身就是原罪,我宁愿不会喜欢上谁啊。

那天的自己和今天的自己又重叠到一起了。
可是再怎么哭也没用了吧。都回不去了。无法再和他要好了。无法再花痴的不厌其烦的看着他了。无法再和他一起出去玩了。无法再和他分享我的所有琐碎的感情了。无法再听到他用好听的声音和我说话了。无法再看到他温柔的对我说我不讨厌你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以为离开他和他绝交我就能好起来。但这一个礼拜我过的无比难过。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想念今年我无比幸福的仲夏。
果然我还是无法不喜欢他的吧。哪怕我都已经和他绝交了。

好想就这样沉眠在此时的操场里面诶。感觉好像被宇宙温柔的怀抱住一样。

Edit Comments(3) trackBack(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