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Tue) 17:50

无梦到衢州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生病了。
心口烧的疼的厉害。小片小片的火焰从心脏位置开始蔓延。然后是胸腔。肩膀。四肢。
浑身上下就如同被火炙烤一般。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睡。
大脑只能空白。什么都不敢想。一想就开始难过。
只好开始数数。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一二三。又开始疼。数不下去。
起来到厨房喝凉白开。吃苹果。
接着开始洗澡。微烫的水冲在身上才好过一点。
然后再裹着被子尝试第N次入睡。
很快身体又重复之前的热度。
再次起身到厨房。

这样周而复始。仿佛我是在这个无尽的炼狱里面一般。
只能做着这些事情下去。重复的。再三重复这些琐碎的事情。
怎么都无法从灼烧中逃脱出来。

折腾了整个晚上。从难过上床到我最后真正睡着都过去了8个小时。
然后是很浅很浅的睡眠。大概3个小时左右我又醒来。
想着“啊啊今天应该好了吧应该不难过了吧”。却在十分钟后悲哀的发现状况没有任何改变。
躺着是最不舒服的,如同在烤箱中被烘烤一般。
唯有下地四处走动。一刻不停歇的运动。唯有这样才能从病痛中分散了注意力。

于是今天早上陪了同样生病的弟弟看医生。之后自己去输液。
下午坐在电脑前看了些视频边和朋友们闲扯几句感觉好过不少。
不过想到晚上又要重复昨夜的痛苦就头疼不已。
大概。大概今天又是不眠夜了吧。

这样的日子。都是没有你在的每一天。

Edit Comments(3) trackBack(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