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Thu) 00:57

在水里的日子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光棍节快乐。
单身的恋爱的甜蜜的苦涩的。都请快乐。

嗯。想来自己也因为一个人而情绪深陷不可自拔。甚至为你放弃掉全部自我。
这样的喜欢难以评论好坏。只是自己太过深入,完全不给自己留有余地,一点走错半步,就没有可以回去之路。
这就像原本只能种植在温室里面的植物,在某一天被自己任性的卸下了全部武装与保护,就那么赤裸的与阳光与尘土亲密接触。
或许是最自然的状态,但同时也是最容易受伤的状态。
沐浴在阳光下面是相当快乐的日子哪。每一片树叶都在温暖下面伸展成最好看的模样。连绿色都在风中沉浸出深沉的翡翠般光泽。阳光似乎就可以这样轻易的渗透在枝干里面,通过输氧管,遍及全身的热度。洁白的花瓣由于充足的日照显得那么清丽。你能看到它们最美的时光。
而月之暗面总是无处不在的。
只不过是一个大风过境的夜晚。我再从我的小木屋里走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了漫山遍野的残骸。全部的绿色与白色那么无力的躺在山上。仿佛闭上眼还能看到它们美好的微笑,而今日只剩下最不堪的姿态。
是自己的不好吧。太过自以为是和天真的以为是对它们好。忘记了最糟糕的结果。

有那么一点点的害怕回家。没有原因的,就是觉得自己无比熟悉的房间也在某一天突然变得如此的狰狞。原谅我用那么别扭的词汇。但也的确是我的真实感触。
小小的十二平的房间。大大的红木书桌。陪伴我多年高高的书架。
习惯咬着苹果边低头写作业的我。
习惯把脚搭在床上然后懒散的摊在转椅上看数学书结果睡过去的我。
习惯背书的时候拿着课本在窄窄的房间里面转来转去的我。
习惯睡觉时候今天抱着一只泰迪熊明天则是另外一只的我。
并不陌生的日子里在今天想起来却让我这般的陌生。
之前的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在这里的呢。
之前的我是如何能够安静的坐在这里的呢。
之前的我是因为什么这般的毫不在乎毫不害怕将要面对的一切的呢。

嗯。扯远了。拉回来。

是时间悄悄爬上了我的皮肤。
我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改变了。
自己都不清楚是从哪天起开始变得这般的喜欢依赖别人。
要看到你的笑容才会安心,啊,或许只要看到你就好。是不是和自己说话不是重点。只要能看到你就是足够。
喜欢听到你说话。说不出来应该算是什么地方的口音。微微带着孩子气的感觉。又带着略微低沉的声音。是回音壁上层层叠叠的宝石绿的爬山虎。
嗯嗯。如果可以呆在你的身边就更棒拉。可以对他说自己的全部见闻。哪怕是一小件再无趣的事情你也会笑着听你说完,甚至还会帮我补充话题。自己再点头就微红了脸。
如静水流深一般,这一切都成为了习惯,让自己不由自主的就会想到你。想要和你说。想要告诉你我的情绪。想要分享你的情绪。
自己都不知道的,就这样视你为全部。

前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天空突然变得昏暗。由绛红的玫瑰色夜空变成了低暗的枇杷色。
大片大片的雪花就这样直接降落下来,很快的,整个地面都铺上了一层白色的绒毛毯。
仿佛是意料之外的礼物,楼道里开始有惊呼的声音。陆陆续续有人穿上衣服直接跑出宿舍到外面打雪仗。我只是安静的看了会儿雪慢慢的落。多日里面纠结了自己很久的低落好像也在同时慢慢的落满了整个心底。
也说不上是释怀了或是放下了什么的。
只是明白。有些事情终究无法变成你想要的模样。无论你把它握在手中捏成各种形状,它还是会回到它应该成为的样子。
自己的脆弱来源于自己的想象。总是天真的认为可以改变什么。认为努力了就会得到什么。
如果放弃了全部念想,自然也就不会有难过。

如以前那般坚强吧。
如以前那般淡定吧。

心存空谷。
这是在水里的日子。你躺在湖底看到湖面上蔚蓝的天。
总是隔着一种介质。是你无法再触碰到的蓝天。



Edit Comments(0) trackBack(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