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Mon) 15:01

夕凪天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凪,是海风向陆风转变时候的天气,是风平浪静的日子,也是旅行者最希望出现的日子。

实在没有什么精力去写很长的东西,整天无所事事,每天都很早醒来,打开电脑玩到8点然后再去上课。下课回来再接着玩。一般会玩到晚上1点左右再听着音乐睡过去。
这样的周而复始的每一天,我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真实的意义所在。
很多次很多次的告诉自己“时间没有多少了哦?你必须开始努力学习了哦?”却没有什么心力和毅力去坚持自己的计划。
这样疲软的生活,想要怎样才可以重新振作起来。

嗯嗯。自己的确比自己想的要天真和稚嫩很多。
太多处理不好的事情与感情。如同千丝万缕的线在疏漏中把自己捆的死死。
于是会想要挣扎,就发现事情走向不可预知的方向,反而造成了最糟糕的结果。
以为对方能够谅解你,以为对方总会包容你,以为对方会再一次的对你好。
凭什么。你是人家什么人。你凭什么要求对方如此。
终归还是自己不够成熟的缘故吧,太过于在乎自己的心意,完全没有考虑自己的言行会对别人造成怎样的伤害。
那天和馒头说起出木的事情,我问你不觉得奇怪么。绝交的好友想要和好难道你不会同意重新开始成为朋友么?
馒头几乎是鄙视的回答我。要是我的话才不会同意。你不顾情面甩了人家,人家怎么可能会同意复合。如果你以后再来次绝交,谁受的了啊?
虽然她说的话极其尖锐,但不得不承认她说的很对。我只站在自己的角度思考,却没有想过被伤害那个人的心情。为了避免这些不确定性,自然也没可能冒着可能再次受到伤害而同意我的吧。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我这样没心没肺不怕受伤。
所以自己也是活该。
咎由自取。
自尝恶果。

完全萎靡了两个月呢。这段日子什么都做不进去,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让自己成为一个不会思考没有感情的空壳,也就不会有任何的难过了,伤口也会比较快的愈合起来。
最初的一个半月真的是极其难熬,不敢回家,不敢一个人,不敢去面对你。
身边的每一件事物都能让自己联想起和他有关的回忆。美好又如同刀割般痛苦的回忆。
极其难过的时候甚至会伤害自己。
没有写过的事。吃过一次安眠药。
同样是周一的上午。远远的坐在你的前面,只有课间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你一眼,确认你还在,再继续和身边的同学聊天。看到你还是那么亲切的和人说话,还是带着孩子气的神态,还是会很认真的听着别人说话然后重重的点头表示同意。
而这一切已经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了吧。这么想着,满心的难过,只觉得不久前的要好怎么就突然说没就没有了。
那天还没有意识到都是自己错的自己,只想着要好好的睡一觉,睡着就可以不用想这些事情了。然后就走了很远的路,去药店买了安眠药回来。路上还想着要不要只吃一两颗就好,后来突然意识到就算和好我们也不会那么亲密了,心里一直被我压抑的好好的野兽突然蹿了出来,啃噬掉我全部的理智,走在路上就直接干咽下12颗药片。
回到宿舍倒床就睡,躺了半个小时发现自己怎么还是完全的不困,很是奇怪“难道我买的是伪劣产品么?”想起身吃刚才买的午饭的我,惊觉自己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心口上有一把小小的火焰在焚烧着,仿佛想要消灭我的存在一般。
我起初还安慰自己“嘛嘛,大概药效发作就是这样吧,我就这么好好的睡一个礼拜好了。”努力的努力的忍耐不适,没有一点想要入睡的感觉,只觉得自己似乎无法呼吸了,有一双无形的手有力的掐住你的脖子。
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啊啊,我不会就这么因为吃药死在这里吧。我下次绝对不要吃安眠了,这窒息而死真难过啊。”

之后就是被同学打车送到医院洗胃,又是验血又是输液的,折腾到晚上7点才完事。并没有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药物都被自己不停的灌矿泉水然后扣喉咙吐出来了。倒是胃因这一折腾受了伤得了急性胃炎。
同学还通知了父母过来,似乎是在传达我情况的时候把我描述的很严重,弄得他们都以为我病危了,急急带着几万块冲来医院。看到只是安静的坐在椅子上输液的我他们也立刻的放下了悬着的心,摸着我的脑袋说,怎么样,感觉好点没有。他们的疼惜与怜爱,自己怎么都能忘记了呢。
现在想来自己怎么可以这么任性,一而再再而三的让身边疼爱自己的人担心,忘记了真正支持我存在的父母,忘记了自己本源的清流,不为任何人,为了他们我就得好好生活着。

任性的我,坐在回家的车上还是想着你的事情难过的不停的流泪。
仿佛想要把所有的不甘与悔恨也一起流光。

用了那么久平缓心情以为自己可以很冷静的面对你的我,还是溃不成军的败下阵来。
今天又看到你。以为你不会来上课结果却在宿舍猛然看到你。
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
只是看到你,我的心脏又开始轻微的灼烧起来。与那天吃了安眠的感觉如此相像。我甚至都不知道那天的难受,是药物的作用,还是心理的作用。
想要逃开你,想要看到你。这彼此矛盾而扭曲的双生子同时存在我的容器里面。

会有那么一天的吧。
夕凪温暖的淡淡颜色会染满我的整个天空。

总有那么一天。
只留下回忆。

Edit Comments(3) trackBack(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