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09(Thu) 15:13

夏只只不在家 番外:花开不记年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夏只只一如既往的低头坐在木质桌子前面写字。夏只只的手指纤长白皙,经常被江敏打趣,“你这手指啊,比大多数女生的都要好看很多呐,是适合用来欣赏的艺术品哦?”每每被她这样开玩笑,本就白净的脸上总会孕育出淡淡的绯红色,嘴里低声嘟囔着,“江、江敏,你就别拿我开玩笑拉。”
此时的只只正安静的整理着历史笔记,不时用记号笔做着重点标记。只只的字很是娟秀,正如常话所言,字如其人,他向来是个喜欢静静发呆的普通少年,性格寡淡,为人平和。稍不注意就会被人忽视掉。五官没有出奇的地方,却也不难看。仔细端详的话你会发现他的眼睛很是好看,尽管总是无焦点的望着远方,但你很幸运的看到他了难得一见亮起来的眼睛。
那是仿佛沉眠了数万年的琥珀,在这一瞬放出了全部光彩,你不由自主的追随着他的眼睛看,慢慢的你似乎都深陷其中了。
是因为什么呢。是他嘴角挂着不易察觉的淡淡笑意。是眉目间含着温柔的光芒。是他藏在衣领中的好看锁骨。还是他如同孩子般欣喜努力掩藏却还是暴露在阳光下面的可爱呢。
你不由自主的也微笑了起来。
“冷佟。”你眼前的孩子用风信子般的声音念着你的名字。
“呦,怎么还没走呢。”
“嗯嗯,刚才去找SUPER张问了下之前做的模拟试题,回来看教室里清静就正好在这里复习一下。”夏只只略微歪着脑袋说着,握着铅笔的手指似乎很用力,皱在一起都有些泛红。
“哦。”你简单应了声,就顺身抽了把椅子放在他的旁边坐下了,“你还真是认真啊,要是我的话才懒得整理笔记拉。”
“这样比较容易理清思路嘛,对历史的整体脉络把握也能更清晰些。”夏只只颇为认真的说着,你附和着重重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你的笔记回头借我COPY份哦?”
“啊啊啊……?这个,我的历史也没有那么好拉……。真的没有关系么?”他似乎有些手足无措,你看到惊慌的小兔子,好笑他紧张的同时心里也有着莫名的情绪升了起来。或许是早就种植下的种子,一直等着合适的时机拨开土壤。那么,在温暖的微风中伸展开它的全部枝桠也是如此自然的事情了。
于是你带着平抚味道的声音低声说着,“你就别自谦什拉,你的历史向来都很好,比我强太多了。用了你的笔记之后的月考我就不用愁拉。”想到最近上映的2012,你想到了一个绝佳的主意,“嗯,作为回报,我请你去看电影怎么样?”
“诶诶?!”眼前小小的他脸立马就红了,嗫嚅起来,“如果,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好的,那就这么说好了哦。”事情发展向了未知的方向,而你似乎也乐得见到这样的抛物线,“就这个礼拜六好了。我们去港汇可好。”
“嗯嗯,好的。”只只微红的脸散发着某种耀眼的光,虽然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而你就是能很笃定的认为此刻的他无比开心。他的头发,他的眼睛,他的嘴角,他的指尖。全都在流露出连夏至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情绪,这情绪似乎都能感染到你,你也忍不住的微笑起来。
对着夏至,你温柔的笑起来。
有什么,在胸腔里面慢慢成型。


“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只只这么对自己说,“不过是两个人一起看电影而已。”走在冷佟旁边的只只百般安慰自己,却还是无法把加速度乱跳的心率平复下来,揣在口袋里面的手指绞成奇怪的形状。
仿佛是上了弦的古老时钟,嘀嗒嘀嗒响个不停,为什么会跳的那么快呢。为什么会满溢着喜悦感呢。为什么只是安静的看着他我就如此满足。是因为他有着我没有的阳光么?
夏只只悄悄的偏头看了下走在旁边的冷佟,今天的他内穿紫黑色条纹短TEE,外面套了件章钉装饰的白色短袖衬衫,合身的深蓝色仔裤,显得他越发的好看。
“感觉好像情侣衫诶。”单穿着宫廷风的白色长袖单衣的只只小声念着。
“嗯?你说什么?”冷佟突然歪过头来,带着不解的眼神望着只只。
只只的脸愈发红了,慌忙摇头,“没、没什么。我自言自语拉。”然后紧跟上冷佟的步伐,爬上港汇的五楼。
买了两张在影院正中的位置,A47与A48,只只慢慢的走在柔软的地毯上。因为已经来晚了一点点,影片开始播放了个开头。走在漆黑的空间里面,只看到眼前的背影,就满心欢喜。有着好看肩线的冷佟穿什么衣服都超赞,只只这样想着。手不安的动了动,似乎想要伸出去抓住什么,但终究还是放下手来。
冷佟拿着大袋的爆米花坐下,然后把手里拿着的另一瓶可乐递给只只,悄声说着,“渴了吧?”
“你、你怎么知道的?”
“嗨,从刚才就看到你一直在舔嘴角,想来也是口渴。”
“没想到你还会对我观察的这么仔细呢。”只只展开笑颜接下冷佟递过来的可乐,仿佛是拿到心爱玩具的他,笑的那么没有防备,天真的像个孩子。冷佟的心跳似乎在一瞬间漏了半拍。
“还好拉。”也只能这么解释。


看电影的时候习惯性的把手放在了椅子上。看电影的中间不时的侧头瞥一眼冷佟,只是为了确定他的存在,这样重复性的动作让只只心安。
只只心想,这里真像在深海里面啊。耳朵里面嗡嗡嗡嗡的声音。是海水流动的声音。可这深海一点也不冷清,一点也不。因为有冷佟在就没了寒意。曾是独自在海底仰望光的人,却在此刻离光那么近。曾是那么自卑胆怯的人,却在此刻突然大胆起来。
想要离这光芒更近些。更近些。更近些。
仔细看着冷佟的侧脸,挺拔的鼻子,细长的眼睛,飞入刘海的浓眉,薄薄的嘴唇。眼睛一直注视着荧屏,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在偷看他。他不知道的吧。那天他对我说的,“呐,阳光那么好一起出去走走”于我是什么样的意义。是投射到海底的光芒,在那一瞬照亮了整个海域,我无机质的生活也因着他不经意的热情而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以前的只只了。
有什么发生了变化。在我们都不知道的情况下。
之后的日子里我的目光就开始追随他了。每天早早来到学校,然后坐在椅子等到七点二十,他会准时的推开门走进教室。一路走过来和同学打着招呼,然后走到我的旁边。
深吸一口气,笑着对我说,“只只,早上好。”
中午会一起去食堂吃饭。通常买完饭我都会去找坐的地方,他则会为我买水去。
课间自然就是闲散的随意聊几句,因着我们的爱好不同,大多时候都是我在听他说话,很奇妙的我听不厌倦他也说不厌倦一般。怎么会。怎么会有那么多话可以说呢。
放学后因为回家的方向不同所以也只是简单道声告别,而他总会孩子气的冲我点点头才会转身离开。有些时候,他会莫名其妙的回过头来,然后突然对上我的视线,似乎有些发窘的红了脸,就又转身慢慢走开。而这个时候的自己总会特别的开心。
晚上临睡前会互道晚安。周末偶尔一起去杂志上推荐的餐馆吃饭。或者陪他去徐家汇买衣服。
莫名的,我竟然就这样与憧憬的他这么要好起来。是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
只只小心翼翼的把左手抬起来,“想要摸摸他的手,好像和他更亲近些”这样的想法是如此的强烈,驱使着只只鼓起了全部勇气。
30厘米。
20厘米。
10厘米。
只只轻轻的试探性的覆上冷佟的右手,冷佟好像惊动了下,原本有些冰凉的右手渐渐有了热度,身体有着浅浅的颤抖。“会被讨厌的吧。会被甩开的吧。就算如此,那也要把自己的心意传递出去。嗯。一定要。”只只不停的安慰自己,明明因为紧张害怕身子颤抖的几乎要滑下椅子,还是故作镇定的保持原来的姿势。
似乎过去了很久,似乎也没有过去很久。冷佟移动下了手,手从只只的左手里面抽出来。只只满心紧张又难过的想,“终归还是被讨厌了啊。”这样想着的只只低下了脑袋,庞大的酸意从胸腔里面渗透出来,只只的手都凉了。
“无法再看到他对我温暖的笑了吧。”
“不能再和他出去吃饭了吧。”
“再也不能以朋友的身份呆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了吧。”
所有的负面情感从身体的各个角落伸出枝桠,缠绕住只只的身体,眼泪都要掉下来。
而这时冷佟抽出去的手复而握住只只的手,紧紧的握住,仿佛是抓住他最重要的宝物一样。只只噙着泪看了冷佟,发现冷佟僵硬的坐在椅子上,似乎在努力的掩饰着什么,露出来的双耳通红通红。仔细一看,原来冷佟的整个脸也红了,却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坐姿,不解释也不歪过头来看只只,直直的盯着屏幕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有力的握住只只的右手又说明了什么。
只只的眼泪掉下来,带着微笑无声的哭了。
“我真是太幸福了。能被你这样温柔对待的我真是太幸福了。”


对着那个肯定在偷偷看自己的冷佟,只只温柔的笑了起来。
果不其然,对方的脸更红了,握住只只的手报复性的用了用劲。
只只笑笑,也学着冷佟的样子移开了视线,直直的盯着屏幕看。


有什么,在胸腔里面慢慢成型。


P.S.
是根据好友小染写的《夏只只不在家》创作的同人。原谅我的拙劣文字写了这么个短篇。完全根据自己的喜好随便写了。其实原作俩人不是这样的拉。不过没有关系吧?我任性的写成甜文没有关系吧?
点头。小染。你喜欢就好。
嗯嗯。如果大家对原作感兴趣我回头可以考虑贴出来。(我再要授权
呐。同时也是给米娜的圣诞礼物拉。(喂喂不是只给小染的礼物。(这个无所谓吧反正都一样拉(你是BAKA么

Edit Comments(1) trackBack(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