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January February March April May June July August September October November December
2010(Mon) 01:42

暗绿玛瑙

月牙白琥珀盛开在你我指尖

离那天已经过了正好3个月。不得不折服于时间的力量。
回想起之前狰狞的每一天,我是如何撑过来的呢?想想都还是指尖冰凉。

“想要被人温暖,想要和人亲近,这样的愿望都是错误的么。”

和你的关系继续维系在“普通同学”的界限上。不咸不淡的每一天我也能若无其事的消耗掉了。也无需伤害自己才能平复情绪的波动。虽然还是连续的不间断的会想起半年前的零碎记忆,填满了我苍白的时间空隙。整日面对着浅纹花朵窗帘发呆。厚重的窗帘把小小的房间遮掩的密不透风,几不可见一丝阳光。我从上周三开始就困在这密室里面。
醒来后就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看小说,从八点看到十一点,看到口渴才起身到桌子上摸出我的杯子来。掀开帘子看到外面略低一点的房屋顶上的皑皑白雪。反射着阳光亮的刺疼了眼睛。
又重回到被子里面,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抱着名叫“出木”的泰迪熊尝试入睡。
如果我躲起来的话,未来就看不到我了,那么未来也就不会来了。

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两天,直到某天想起你的时候已经有了“我果然是笨蛋吧?坚持什么的很无聊啊”,对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也毫不在意。边怀疑自己“明明之前的两年我都想要放下你的,如今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为什么我还不趁势开始新的生活呢”的奇怪心态,边劝慰自己“其实你都不会难过了哦,你自己也都不想要和好了嘛,毕竟不是原来的模样了”。
我曾一度以为云淡风轻花好月圆正是办事好时节(啥?)了,却在昨天无意上Q瞄了你签名卸下了全部武装。
“我就一个傻X,早早去死好了。”你这样说。
我的所有细胞都在背叛他的主人,心房左侧的位置突突的响起来,在安静的房间里面显的特别大。仿佛早上的胃疼更严重了。我努力的想要平抚自己,却发现自己大脑空白了一瞬,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你没事吧,心情不好么”的短信已经发出了
“我真是犯贱啊。”抱怨着自己的同时是对你的在意几倍数的增长,身体都有些颤抖,“为什么你会怎么想,出了什么事情了么”的想法慢慢扩张成一个无形的网把我捆绑的严严实实。
如我所想那般,你并不是很想说的样子,平淡的说句“没事”,显然很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而我也无法再深究为什么。

你凭什么呢。
你是他什么人呢。
只是普通同学的你的关心他根本就不需要。
尽管如此,我还是因为你这样说自己而难过不已。

今天回了学校,躲在宿舍里面看明天要考的计量。
宿舍很空,除了我和另外一个孩子都去自习了。
和他随便聊天的时候,那孩子不经意的提起,“昨天出木不是去L家俩人通宵自习了么?”
第一反应是“L看来是不打算创造机会让我们和好了吧。”
接着是“也许等到大四完了就我们三人也就散了吧。”
最后是“还是有人陪着你比较好你天天宅在家里看书会憋坏的吧。”
想到昨天看到你的签名无比在意的我还劝慰你多去找L小K他们玩,没想到当时的你就已经在实践了,只是什么都不说。
嗯,是了,我们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对了,他今天好像还上吐下泻来的。”某孩子歪着脑袋摸着下巴说道,顿了顿又接着说,“昨天好像是没有带钥匙就跑去L家玩了吧。还发短信和我说来的。”

全都是我不知道的事情。
你什么都不对我说。

是我的任性吧。
这个对你来说同样是普通同学的孩子你就可以发短信告诉他这些事情,而明知想要得到你主动发来短信的我连怜悯都吝于实施。
原来普通与普通之间还是有着莫大的不同,我大概就是那个要忍耐着厌恶的情绪还要带着微笑面具说话的普通同学,而他就是可以哈拉着生活中的囧事见面自如打招呼的普通同学。
的的确确是完全不同的。
是我的话,如若可以离你遥远,于你就是大吉了吧。

从你的相册里面偷来你小时候的照片,就放在你送我的牛皮本中。
前两天的时候却发现不翼而飞了。我翻遍了整个房间都找不到它的踪迹。
最后呆在原地想一会儿也就放弃了。

偷来的幸福,终归还是要离开的。

Edit Comments(1) trackBack(0) |